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落魂湖1

发布日期:2019-08-13 03:00   阅读:

我叫沈飞,是玉城的一名学生,就读于玉城第一中学,现在是高一的学生。 玉城市是倚河而建的,我的学校就在河边,站在宿舍楼的阳台上,就可以看到玉城河。玉城河在学校边上形成

  我叫沈飞,是玉城的一名学生,就读于玉城第一中学,现在是高一的学生。

  玉城市是倚河而建的,我的学校就在河边,站在宿舍楼的阳台上,就可以看到玉城河。玉城河在学校边上形成了一个积潭,当地人叫它落玉湖,但学校里的人呢私底下叫它落魂湖。

  由于我是玉城市本地人,每周周末可以走读,回家一趟。学校在玉城市河西区,我家在玉城市河东区,每次坐着学校送我们回家的大巴,经过二建新桥,我都会多望几眼落玉湖,它就像是纽带上的一个扣,把玉城河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是从这里到距离几百公里以外的源泉山上,一部分是从这里到广阔的下游,一望无垠的戈壁滩。

  学校里的学生来自玉城地区的各个县市。温林君是桑香市北湘区的,平日里一起打打游戏、上课吃饭,关系还不错。桑香市是地州里离玉城市最远的一个市,我一直不怎么明白,温林君为什么到这边上学?我曾经问过温林君,温林君沉默的指了指落玉湖,一句话没有说。我不明所以,顺着他所指的落玉湖,在夕阳下金灿灿的。转头看着温林君,脸色不怎么好,我也不好再开口问什么。

  上课、吃饭、晚自习,偶尔打打篮球,偶尔打打游戏。我的生活似乎从初中开始就一直是这样,没有怎么变过。温林君的生活比我多一样,望天、看湖。

  这是我不小心发现的,有时我和班里其他同学在打篮球的时候,会看到温林君在宿舍的阳台上远眺落玉湖,从篮球赛开始到结束。就在这一个小时的时间里,他似乎在比划什么,一直打量着落玉湖。

  今天,温林君没有下宿舍吃饭,我吃饭的时候顺便打包了一份给他带上去,宿舍里没有人,温林君的书桌上多了一个黑色的帆布袋,我把打包好的饭放在他的桌子上,就盯着那个袋子一直看。温林君这是要干什么?

  “吱……duang!”

  阳台的门猛地摔在了门框上。

  “吱……duang!”

  “该死,又开始刮黄风了!”看着窗外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黄沙,我不由得抱怨起来,跳下床铺,准备去关阳台的门和窗户。

  阳台上有双脚。

  一双穿着红黑条纹运动跑鞋的脚。

  紧接着是腿,黑色的运动裤。

  接着是灰色的上衣……

  这不是温林君吗!

  我连忙从宿舍里跑到了阳台上,只看温林君躺在阳台上,紧闭着双眼,手里紧紧地握着一张纸。

  迎面而来的沙砾像砂纸一样开始打磨我的脸,沙尘暴已近刮了过来。我也顾不了别的,扶起温林君,从后面架着他的两条胳膊,就往宿舍内拖。窗户被大风吹得敲打着窗框,“嘭,啪”作响,四周已经看不到光亮。

  温林君这家伙,还挺重!

  把他拖到宿舍内,我就迅速的关好阳台的门和窗户,微弱的光线里,温林君就像死去了一样。走到靠近宿舍门的卫生间门口,打开灯。

  泛黄的灯光照在温林君的身上,还是看不到一点生气。

  我慢慢的靠近他,心里开始有些抵触,手也开始有些颤抖,好像我面对的不是温林君,而是一具刚刚死去的尸体。阳台的门窗被大风吹得喀啦作响,不时有小石子打在金属的框架上,叮叮当当。不知道是不是心里的作用,我感觉整座宿舍楼都像是在风中摇曳着。

  轻轻的戳了戳温林君的胳膊,没有反应。

  我更靠近了一点,试探了一下温林君的鼻息,松了一口气:还好,有气息,还活着。

  突然,温林君的手似乎有点异动。那张纸……没有了!

  我的背后,开始变的冷飕飕的,背上的汗毛全都立了起来,捕捉着空气中一丝丝的异样。耳边传来了揉纸的声音“嘶啦嘶啦”,声音很细微,但却很真实,就像是蹂躏不愿做试卷时发出的声音。

  我慢慢的转过头,尽量的用余光扫视背后的情况。可就在这时,灯突然灭了。

  (未完)

上一篇:邪念之阴谋陷害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点评

最新评论:

美文欣赏
美文摘抄 经典美文 情感美文 伤感美文 爱情美文 原创美文
文章荟萃
爱情文章 亲情文章 友情文章 心情文章 励志文章 百家杂谈
散文精选
散文随笔 优美散文 抒情散文 经典散文 爱情滋味 感悟生活
心情日记
随笔 幸福 快乐 感伤 难过 无聊 思念 寂寞 随感
诗歌大全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诗歌 伤感诗歌 赞美诗歌 谈诗论道
短篇小说
爱情小说 青春校园 都市言情 故事新编 微型小说 现代小说 小说连载
故事大全
情感故事 感人故事 童话故事 爱情故事 哲理故事 鬼故事
好词好句
经典句子 爱情句子 伤感句子 哲理句子 搞笑句子 唯美句子 英文句子 个性签名
作文大全
小学作文 初中作文 高中作文 中考作文 高考作文 优秀作文
周公解梦
笑话段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