怨灵之偷听对话

2019-08-13 04:20
第五章 黑虎和猎豹是昨天晚上死去的,死的非常惨,像是被什么东西生生撕裂一般。然而,死因却一直没查出来。 尤伯蹲在黑虎和猎豹死去的地方,心里异常的难过,刘猛可以在他眼...

  第五章

  黑虎和猎豹是昨天晚上死去的,死的非常惨,像是被什么东西生生撕裂一般。然而,死因却一直没查出来。

  尤伯蹲在黑虎和猎豹死去的地方,心里异常的难过,刘猛可以在他眼中看到一丝痛楚,那是一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楚。

  后来刘猛在别人口中得知,尤伯无儿无女,这两条狗就如同他的孩子一样,才知道他那天为什么会那么难受。

  不过让刘猛一直忧心的是那个梦,特别是从雯雯嘴里说出的那句别怕,还没轮到你

  是什么意思呢?难道是雯雯把狗给杀了?然后再来杀他?

  心事重重的刘猛浑然不知,手里捏着的烟马上就要燃尽,烧到自己的手了。

  嘶!刚要吸一口烟的刘猛被烟卷烫了一下,他慌忙扔掉了烟头,一脚踩灭了烟头,叹了口气,心不在焉的往主屋走去。

  哎呀!

  一声惊叫后接着就是乒呤乓啷的陶瓷碎裂声。

  接着是一个尖锐责怪的女声,哪个臭小子走路不看路啊!这可是夫人最喜欢的花瓶!咦?刘叔是你啊!

  对对不起啊西西,我无心的,这不要紧吧?我帮你收拾吧。说着刘猛低下身子就要去收拾碎片。

  不用了刘叔,没撞到你吧?西西语气放缓了下来。

  没,没有。刘猛连忙摇手,低头看那堆烂瓷,这要赔他可赔不起。

  没事的,刘叔。西西很是爽快的说着。

  可是刘猛知道这东西很值钱,西西又怎么去解释呢?

  放心的刘叔,我说没事就没事的!西西很利索的把东西收拾起来就离开了。

  说起西西,她是王家的一个女佣人,不过好像深得纪红蕊的喜爱,即使犯再大的错,也不会受到责难。

  还没来做园丁前,刘猛曾经在路上遇到几个地痞打劫一个小姑娘,就是现在的西西。

  刘猛不是热心肠的人,本来他是不想管的,可当他看到那西西那可怜的样子时,不禁想起了失踪了的雯雯,便上前去搭救她。

  对方本来就只有两个人,不过是十七八的孩子,而刘猛人长的高大,再加上他又装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整个一黑社会老大的尊荣,还没动手呢,就把那俩孩子给吓跑了。他就这样救下了西西,因此西西一直很感激刘猛,这也是为什么西西刚才的语气放缓了。

  打碎花瓶的事情好像真的就这样过去了,直到第二天也没听到西西被开除或者索赔的事,刘猛这才松了一口气,同时也被勾起了好奇心。

  为什么会没事呢?难道那个花瓶是假的?不可能啊,记得尤伯曾经对我说过,那是蕊姐花了好几百万在拍卖会上买回来的古董啊!

  难道西西就那么得蕊姐的心?不会说西西真的就是蕊姐的私生女吧想到这刘猛不禁抽了抽嘴角,这里面似乎有什么猫腻

  此后刘猛在这个家里多留了一份心眼,与其说是留心眼,还不如说是多了一份好奇心。

  人总是有一颗八卦的心,而正因为这颗八卦的心,刘猛第二天就发现了一个不为人知的大秘密。

  这天刘猛正一边工作一边想着西西为什么那么招纪红蕊待见,突然,只觉的眼前一个黑影闪过,然后很快的闪进仓库里。

  瞬间刘猛就觉得一股寒意充斥全身,整个人戒备了起来,难道会是雯雯?

  一想到黑虎和猎豹追到此乱吠的情况,刘猛咬咬牙,索性心一横,顺手就抓起了一条铁棍。猫低身子,小心翼翼的往前移动,灌木的高度正好遮住了刘猛的身形。

  刘猛不敢在前面看,转而到了仓库的后面,后面有个窗户,爬腾树正好遮住了窗子,从里面看不到外面。拨开爬藤树的叶子,刘猛偷偷往窗子里面望去。

  是蕊姐!

  西西怎么也在这里?

  刘猛紧张的抓紧铁棍,难道这几天的事是她们搞的鬼?

1/212下一页尾页

  不对,她们又不认识雯雯,怎么会替雯雯出头。难道她们真是母女的关系?

  想到这,刘猛借助树叶的掩护凑近了铁窗,仔细的傾听两人要说什么。

  两个人就站在窗子面前,纪红蕊双手环在胸前。

  说吧,你想怎么样!蕊姐的声音从仓库内传来,不再是之前的雍容华贵,她的声音很低沉,里面还有一丝无奈。

  没想怎么样,只是最近手头实在有点紧,缺个十万八万的。西西此时就像一个小太妹,头也懒得抬,随手弹了弹指甲。

  你昨天才刚刚打烂我三百万的花瓶,今天还敢再来跟我要钱?纪红蕊有些愠怒,脸色铁青的说道。

  你可以不给啊,你大可以找其他人帮你掩饰,但万一哪天不小心王先生从我这捡到点什么,别说十万八万,到时候你知道会是什么结果。西西丝毫不惧,威胁似的说道。

  你你敢威胁我,你知道威胁我的后果嘛!纪红蕊已经忍无可忍了。

   哼西西轻笑一声,对啊!威胁你又怎么样,我可不是被吓大的。

  你纪红蕊手指着西西,气的浑身发抖,手指也随之颤抖起来。

  你指我有什么用,你应该知道王先生是什么脾气,如果让他知道你的事哼哼。西西再次强调了一遍王先生,而且说到后面几个字的时候,故意加重了语气。

  纪红蕊好像很是惧怕王先生的样子,脸色突然一变,竟然默不作声了。

  整个仓库内,瞬间安静了下来,两个人谁也不吱声,只是互相看着,各有心思。

  纪红蕊时而皱眉,时而摇头,似乎在考虑着什么。而西西则是无聊的拨弄着自己的头发,她在等,她知道纪红蕊一定是在考虑怎么找合适的理由来搪塞王先生,西西已经不止一次见纪红蕊骗王先生了,她才不担心纪红蕊不给她钱的,因为她知道纪红蕊的事情太多太多了。

  也不知过去了多长时间,连躲在窗外偷听的刘猛等的都有些不耐烦了,他正准备要离去。

  到底给多少,你倒是给个话啊!西西首先打破了沉闷说道,准备离去的刘猛转而又凑到了窗前偷听。

  纪红蕊还在考虑,大概有十几秒的样子,好吧!你想要多少。纪红蕊似乎已经妥协了。

  只是没有人发现她的双眼里闪现出一丝微不可查的杀机,即便是再外偷看的刘猛也没有看到。

  两个女人在里面毫无顾忌的对话,如同商场上的对手。完全不知道她们认为机密的对话,已经被窗外的另一个人全听到了

  (未完待续)

CopyRight © 2019 Www.Mangogame.Net. 芒果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