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殉情(上)

发布日期:2019-08-13 06:00   阅读:

幽暗的林间,粗大的槐树下,两道身影相互依偎着坐在树墩上,看似亲昵,却透着些怪异压抑的气氛。 华,我们这样好吗?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传了过来,声音柔弱的仿佛一阵风便能吹散

  幽暗的林间,粗大的槐树下,两道身影相互依偎着坐在树墩上,看似亲昵,却透着些怪异压抑的气氛。

  华,我们这样好吗?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传了过来,声音柔弱的仿佛一阵风便能吹散。

  怎么,你后悔了?后悔了你就回去,让我自己一个人死在这里得了。有些不耐的男声道。

  不是,华,你别生气,我只是觉得这样做,有些对不起把我们抚养成人的父母。女声变得有些焦急,她紧紧挽住那个男人的手臂,仿佛生怕他会拂袖而去。

  对不起他们?若不是你的父母横加阻止,我们早就结婚了!他们要拆散我们!男声变得高亢,语气中满是愤恨与不甘。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小薇,如果我们想要永远在一起,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可如果你要回到你那个董事长老爸身边,我也不会说什么,毕竟,我不是你的什么人,没权利强迫你陪我一同赴死。被叫做华的男人的声音中透着些颓废,他抽出被那女孩挽住的手臂,用力的揉搓着乱糟糟的头发,叹声道:反正,我只是个没人在意的穷光蛋。

  华,你别这样,我愿意和你一起,永远在一起。小薇再次紧紧抱住华的手臂,将甄首轻轻侧放在他的肩膀上。

  一阵冷风吹过,槐树上吊着的两根绳圈来回摇晃,透着丝丝诡异的气息。

  华轻轻将小薇抱起,小薇则是伸手抓住其中一只绳圈套向自己的脖颈,随后点了点头道:华绍,我先走了,千万不要让我等的太久。她的声音微微发颤,眼中也是早已充盈着泪水,那是对父母的歉疚不舍,还有对死亡未知的恐惧,尽管如此,她却仍然按照眼前这个男人的话,将自己推到了生命的终点。

  嗯,放心吧,小薇,我们将会永远在一起,再也不会分开。华的眼中闪过一丝犹豫不忍,却最终将心一横,松开了抱住小薇的手,站上了旁边的木桩上。

  呃。。。!小薇的身体突然沉下,绳索骤然收紧,瞬间便勒进了小薇纤细的脖颈,喉嗓顿时被勒不能呼吸,她痛苦的徒劳的扭动着身体,挥舞着手臂,踢踏着双腿,渐渐的,她的舌头慢慢伸出,眼睛也鼓了出来,原本清秀的脸变得紫青一片,看上去十分狰狞。

  慢慢的,慢慢的,小薇不在挣扎,吊在半空中的身体随风轻轻的摆动,那突出的眼中,没有了半点生气。

  此时的华目睹了小薇被吊死的整个过程,心中突然对死亡生出了无比的恐惧,原来,被吊死是这样的痛苦。他慢慢的退下那根木桩,手脚不住的颤抖着,天呐,我都做了些什么!小薇,小薇,我,我

  不要,不要,不要!华大喊一声,满面惊恐的跌坐在地,他用力的朝后退去,终于,用力的咬了咬牙,再度将新一横,闭上眼睛转身朝林子外跑了出去。

  一阵冷风吹过,小薇的尸身随风轻轻摇摆着,她怒睁的眼睛忽然微微一颤,已经毫无生气的眼中慢慢浮上了愤恨的情绪,华绍,为什么,为什么!

  滴答!从小薇的眼中滴下一滴血泪,落在枯叶上,溅起四散的血花。

  轰隆隆低沉的雷声滚过,雨,随之而来,转眼间便将那滴落的血泪冲淡,淹没。

  ---------------------------------------------------------------------------------

  红娘会在H城非常有名,不知道帮多少单身男女找到了心仪的伴侣。

  大卫是一家企业的普通职员,他已经在这个城市里呆了六年,却一直没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女朋友。

  大卫在红娘会的网站上也有注册账号,昵称叫做难缘,缘分难求的意思。从注册到现在大概有两个月了,这期间,红娘会也安排了两次相亲,平均一月一次,不过女方都因为大卫是外地人,没有房子而没有继续下去。

  大卫心想,现在的女孩子,看在眼中的都是房子,票子,车子,那种不贪慕虚荣的女孩子很少见了。

  时至初夏,H城的大街上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孩子随处可见,经过大卫身边的时候却没有人多看一眼,自己的长相也不差,怎么就这么没女人缘?

  回到出租屋的大卫心情有些低落,他泡上一杯清茶,坐在了电脑前,登陆QQ,刚准备在LOL中好好的发泄一下,却发现QQ邮箱中,有一封新邮件。

1/41234下一页尾页

  大卫抿了一口清茶,打开了邮件,眼前不禁一亮,这是红娘会发来的邮件,大卫在红娘会注册网站上留的是自己的手机与QQ号码,以方便红娘会与自己联系。

  邮件中说的是,本周六会在快活林公园中举行一场春季联谊会,届时,大多数在红娘会有注册的男男女女都会到场,而且,若能在当天成功牵手的情侣会收到红娘会所赠的一份神秘礼物。

  周六,大卫正好休息,如此难得的机会,怎能错过?

  心情大好之下,大卫决定去置办一身像样的行头,好好打扮下,至少要给在场的美女们留下个好点的第一视觉印象。

  快活林公园位于H城郊,远离喧嚣,幽静的很。

  大卫曾多次来这里游玩,公园中有几座假山,一潭小湖,还有一大片林子,几座小亭,可是由于常年无人打理,早已破败不堪,林中落叶满地。而且,大卫此前曾听人说,有个女孩子曾经在这里为情殉命,吊死在那片林子之中。

  不过,大卫却并不在乎这些,红娘会既然把联谊会定在这里,自然会进行一番整理,至于那个吊死的女孩子,那只是个传闻,谁知道是真是假?

  尽管大卫心里有了一些准备,可来到联谊会现场的时候还是狠狠的吃了一惊,来的人也太多了。

  放眼看去,几十张小型圆桌摆在草地上,桌子四周早已坐满了人,假山下,亭子里,湖边,到处都是一对对俊男靓女。

  大卫四下看去,那些个女孩子身旁大多已经有了相陪的男伴,大家或是坐在桌子旁,或是漫步湖边,各自在看似开心的聊着什么,环视一圈,竟然没有看到一个单身的女孩子。

  看来是自己来的晚了,大卫心里叹道。

  就在这时,大卫的眼角忽然掠过一缕红色,他转头看去,一个身着红色衣衫的窈窕身影慢慢步入那片林子之中,她的身边,没有男伴。

  机会!大卫加快了脚步,朝着那红色身影追了过去。可他眼看就要到林子边上了,却被一只带着佛珠手串的手臂一把拉住。

  大卫回头一看,拉住他的是红娘会今天活动的组织者之一,是个看上去挺年轻的男人,名字叫做韩华,而这个韩华,正是红娘会中大卫的负责人,是个很温和的人,用现在的话说,应该算是个暖男吧!大卫之前的两次相亲,都是他介绍的。

  诶,大卫,你这是要去哪?韩华朝着那片林子看了看,眼中有些不自然的神色。

  韩哥,我这不刚看见一个女孩子进那林子里了么,我想大卫嘿嘿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

  女孩子?哪有什么女孩子?我一直在这,没看见有谁过去呀。韩华眉头一皱,冲着大卫道,眼角却是不自觉的瞄向那片林子的方向。

  韩华的神色被大卫全部看在眼中,心想,这小子没说实话,看他眼神躲闪的样子,难道是看上了那个进林子的女孩子,想要先下手为强?若不然,怎么非拉住自己不放?

  大卫眼神一转,笑道:韩哥,我,嗯,有点尿急,你先把手放开,我去方便一下,一会就回来。

  韩华面色一阵变化,还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大卫的面色已经有些不耐烦的样子,只得叹了口气,松开了拉住大卫的手,看着大卫小跑着进了林子里。

  这片林子生的相当茂密,此时外面艳阳高照,林子里却是有些阴暗的样子,只有几点斑驳的阳光透过叶子间隙射下,在地上映出一个个忽明忽暗的光点。

  那个女孩子,哪儿去了?大卫已经入林子很深了,却是一直没有找到那个先前进到林子里的女孩子,林间寂静非常,除了脚踩落叶的沙沙声与树间偶尔的鸟鸣,再也听不到别的动静。

  大卫心里暗自诽谤,都怪那个韩华绍,若不是他阻拦自己,说不定早已同那红衣女孩一起漫步林间了,此时,那个女孩子应该已经走出林子了吧!也是,一个女孩子,怎么会一个人在这么阴冷深沉的地方呆太长时间。

  大卫摇了摇头,又四下看了看,转身朝林子外面走去。

  喀嚓!一声枯枝断裂的轻响突兀的从身后不远处响起,大卫身形一顿,心头亦是不自觉的一跳,他转头看去,视线所及的范围,却是什么都没有。

  一阵凉风不合时宜的吹过,竟是带起了丝丝阴冷的感觉。大卫抚了抚满布鸡皮疙瘩的的手臂,心头不自觉的升起一丝发毛的感觉,这是怎么了?

2/4首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尾页

  静,太静了,此时连虫吟鸟鸣声都不见了,而那不知从何而来的凉风却始终不紧不慢的拂过大卫裸露在外面的手臂,脖颈,冷!

  这鬼地方,怎么这么大卫缩了缩脖颈,低声道。话音未落,却像是忽然想到了些什么,脸色一变,竟是没敢再继续说下去。

  大卫再次转过身,朝着林子外走去,他的脚步不经意间快了不少,如同他此刻越来越快的心跳一样。

  前方已经能够看到光亮了,也就是说,大卫快要走出林子了。

  前方的光亮让他的心跳稍微平复了些,脚步也慢了下来,就在这时,他再一次看到了那个他一直寻找的红色身影。

  那是一个很美的女孩子,一袭鲜艳的红色衣裙,双手很自然的垂在身侧,抬起头,眯着双眼,半启红唇,面上却是带着几分凄婉惆怅之色。

  好美!那女孩子浑身透出一种柔弱气质,让人忍不住要去怜惜。

  你大卫缓缓上前,想要搭讪,却不知该怎么开口。

  你是谁?女孩子像是刚发现大卫,眼神中有些戒备的样子。

  你别害怕,我和你一样,都是来这参加联谊会的,嗯,我叫大卫。大卫有些局促的道,在这女孩子面前,他竟有着自惭形秽的感觉。

  哦。女孩子轻声应道,却是没有再开口说话。

  你,怎么自己一个人来这,不会害怕么?一阵沉默后,大卫有些没话找话的道。

  为什么要怕?女孩子在一旁的树墩坐下,道:我只是不喜欢有人的地方,你呢,怎么会来这里?

  呃,我,我也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大卫的脸有些红了,他不想骗这个女孩子,可总不能说,是为了来找她才追到这儿的吧!何况,自己连人家叫什么都不知道。

  女孩子微微抿嘴一笑,转过头来饶有兴致的看了看大卫,眼神中净是些让大卫不明所以的味道。

  一阵凉风吹过,大卫裸露在外的手臂上的汗毛再次直直的竖了起来,大卫用手摸了摸直愣愣的汗毛,道:我们还是出去吧,这里有点冷。

  女孩子看了看大卫的手臂,道:你害怕?

  怕?我怕什么?大卫心头突突直跳,嘴上说着不怕,可大卫的心底还是升起一丝毛毛的感觉,我,在怕什么?

  我只是觉得有些冷=。大卫心底那股发毛的感觉愈发明显了,好像在什么地方,有双阴冷的眼睛在窥视着自己。

  知道为什么没人来这片林子里么?女孩子幽幽的道。

  大卫还未开口,那女孩子却是自顾自的道:因为,五年前,有个女孩子吊死在这里。

  大卫忽的周身一冷,心道,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怎么说话这么瘆人。

  接着那女孩子抬起手指着大卫身后道:她穿着红色衣服,就吊死在那颗树上。

  大卫忽然觉的头皮一阵发麻,周身一阵阵发冷,他忍不住回头看了看,身后那是棵很粗的槐树,足有三四米高。

  大卫嘴唇都有些哆嗦了,却强自装作没什么事的样子,道:你这都听谁说的,假的吧!

  是真的,其实你已经相信了吧,要不然,怎么会怕成这个样子?女孩子笑道。

  我哪里是害怕。大卫还要强辩,那女孩子却又是笑道:走吧,这里是有点冷。说罢,她起身慢慢的朝外走去。走了不远,却又忽然回头问道:对了,你刚才说,你叫什么?

  难缘,哦不,大卫,我叫大卫。大卫心底忽然生出一番奇异的感觉,难道,她要与我继续交往下去么?

  嗯,大卫,你可以叫我小薇,我的号码是xxxxxxx,记得与我联系。

  大卫摇了摇头,心道,这个女孩子生的倒是漂亮,性格怎么如此怪异,说话没头没脑的。

  大卫走出林子的时候才发现,天已经阴了下来,而此次联谊会也接近了尾声,现场已经没有多少人,韩华却是还站在先前拉住自己的地方,像是一直在等着自己的样子。

3/4首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尾页

  大卫,你可出来了,怎么样,找到你说的那个女孩子了么?韩华一看见大卫,便迎上前笑道。

  大卫神色明显一怔,道:找到了,刚才你没看见?就是从你身边过去的那个穿红衣服的女孩子,咦,人呢,刚才还在那的。

  韩华眉头一皱,道:是吗,我怎么没看到,她叫什么?

  大卫道:小薇,她叫小薇。

  小薇!韩华几乎是脱口喊了出来,面色霎时变得煞白,眼神中也是瞬间布满惊恐之色,他惊惶不已的转头四下看去,却没有发现穿红色衣服的女孩子。

  韩哥,你,你没事吧?韩华突然间的大喊吓了大卫一跳,怎么看起来,这韩华绍像是很怕小薇的样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没事,天气不太好,联谊会也要散了,我们快点走吧。说着,韩华转过身,就要离开,仿佛一刻都不愿再做停留。

  大卫一把拉住转身的韩华,笑道:韩哥,那个,不是有礼物么?

  什么礼物!快松开手!韩华的声音再也不似先前那般从容温和,甚至有些惊恐,他野蛮的一把甩掉大卫的手,几乎是小跑着离开了这里。

  这家伙是怎么回事?大卫有些奇怪的看着跑远的韩华绍想到。管他呢,至少今天还是有些收获的,那个女孩子虽然有些奇怪,却还是挺漂亮的。

  大卫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随便吃了点东西,然后便一头栽倒在床上,头脑中琢磨着那个叫小薇的女孩子,渐渐地困意袭来,沉沉睡去。

  不知睡了多久,大卫忽然觉得有些冷,他闭着眼睛伸手摸向身侧,想要揪起一旁的毛毯盖上,触手间却感觉一片粗糙冰冷,大卫没来由的心头一颤,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紧接着瞳孔猛的一缩,如弹簧般跳了起来,此时触目所及尽是幽暗的光线,影影绰绰的树木,张牙舞爪摇晃着的枝叶,阴翳的灌木丛,还有落叶,满地厚厚的落叶。

  这是哪儿?我怎么会在这儿?大卫的心脏一阵砰砰乱跳,周身冷汗早已浸透衣衫,被冷风一吹,紧紧的贴在身上。

上一篇:邪念之生死未卜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点评

最新评论:

美文欣赏
美文摘抄 经典美文 情感美文 伤感美文 爱情美文 原创美文
文章荟萃
爱情文章 亲情文章 友情文章 心情文章 励志文章 百家杂谈
散文精选
散文随笔 优美散文 抒情散文 经典散文 爱情滋味 感悟生活
心情日记
随笔 幸福 快乐 感伤 难过 无聊 思念 寂寞 随感
诗歌大全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诗歌 伤感诗歌 赞美诗歌 谈诗论道
短篇小说
爱情小说 青春校园 都市言情 故事新编 微型小说 现代小说 小说连载
故事大全
情感故事 感人故事 童话故事 爱情故事 哲理故事 鬼故事
好词好句
经典句子 爱情句子 伤感句子 哲理句子 搞笑句子 唯美句子 英文句子 个性签名
作文大全
小学作文 初中作文 高中作文 中考作文 高考作文 优秀作文
周公解梦
笑话段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