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谁在敲门(中)

2019-08-13 07:46
姐姐是不愿再和我回去那房子的,她怕,爸也不准我再回那房子住了。 都说好奇心可以杀死一只猫,我就是那种不明真相心不死的人。又过了一个星期,周六晚上我叫上闺蜜霞和我一起...

  姐姐是不愿再和我回去那房子的,她怕,爸也不准我再回那房子住了。

  都说好奇心可以杀死一只猫,我就是那种不明真相心不死的人。又过了一个星期,周六晚上我叫上闺蜜霞和我一起去探个究竟。霞是个胆子很大的人,她信鬼神之说,却不怕什么鬼啊神啊的,倒是很想看看鬼长什么样。

  做了一些准备,我和霞一起到了老屋子里。手机什么都确保了随时有信号,应该不会再有什么问题。当时是晚上七点多。

  和霞一起把全家都检查了一遍,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也就排除了人为的可能了。这屋子不简单。现在检查完就已经是八点多。我和霞像那天一样到电脑房玩电脑,转眼就十点多。

  门外依稀传来了敲门声了。不是很清楚。我们提高了警惕,打开所有的灯,除了走廊里坏的。再次给门上了防盗锁链,我和霞小心得把门打开。门外,依然是没有人的。霞也惊了一下,终于信了我的话。

  关上门,我们往房间走,刚刚走到走廊,敲门声又响了。

  我和霞对视了一下,再去开门,又是没人。敲门声第三次响起。我再次开门。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门外面站了一个女人,又瞬间消失了。霞也看到了。她(女人)的头发很乱,白色的衣服千疮百孔,还渗透着一块块的血迹,面目扭曲,看上去很痛苦。我们心里有点害怕,心跳加快,关上了门。

  七八米长的走廊有点黑漆漆的,只有尽头有点光亮,中间一大截都是幽暗的。回到房间里,我是没心思玩电脑了,正要发消息叫人的时候,网络断了,发不出去。

  笃笃笃,笃笃笃......敲门声再次响起来。我和霞没有去开门,在房间里面等待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

  叮。电话响了,电话线明明就没有插上去啊。怎么又这样?

  我接起电话。

  开门,快开门,笃笃笃,快开门啊,嘤嘤,快开门啊...电话那头还是那个女人的敲门声和哭喊声,听着很瘆人。挂下电话,霞说拨回去看看。我无奈的又拨了一回,可是那里显示没有插线。

  很诡异吧?我说,有了上一次的经历,这次倒是没有那么害怕的了。那个女人,有古怪。霞说,想要走出去看看。

  我拉住霞,镜子里面突然有了什么动静。同那天晚上一样,门外静了一阵之后,镜子里面发出了敲门声。镜子的背面是木制的,所以...镜子后面有问题!!

  和霞一步一步走近了镜子,刚触碰到,镜子碎了。很奇怪,明明上次就碎了,同一面镜子怎么会碎了两次?房间里面 的灯,闪了几下之后所有的灯都灭掉了。我和霞的手紧握着,手心渗出来汗。

  开门,快开门,嘤嘤,开门...我们又听见了女人的声音。

  不知道怎么样了,头晕了一下,清醒的时候好像看到了自己和霞在房子外面。

  已经是11点了

  灯昏暗昏暗的,楼道里只有一个女人,穿白衣,慌慌张张走了过来,女人摸遍了她全身的口袋,翻遍了整个包,可是没有找到钥匙,回头看了看楼道口,想到了什么,使劲的拍门开门,开门,快开门...女人很惊慌,同时还不停地看向楼道口。

  楼道口那里出现了一个男人,脸上有条疤痕,追了上来,手上拿了刀。

  开门,快开门....女人更害怕了,颤抖着。男人露出凶煞的神情,面目狰狞,步步逼近,把手里的刀拿紧了,女人害怕地退了两步,手一直在敲门。纵使手麻木了,门也没有人来开,女人只有无助的哭喊,男人一下冲上了最后一级阶梯,抓住了女人的头发。女人的声音已经嘶哑,很恐慌,只能无力的反抗,刀在她脸上擦出了鲜血,又滑到了她脖子上。

  男人毫不留情的在女人身体上捅了一刀又一刀,然后破门而入,把家里洗劫一空。

  女人被带到主卧室,男人翻开了一面镜子,敲掉了一面墙,把女人塞了进去,重新刷上了一层粉,再把镜子盖上去,女人无力的捶镜子,镜子碎了,女人却活活被闷死在里面。

  我和霞的手都湿透了,这一切好可怕,

  快开门,快开门啊,快开门,嘤嘤...声音更加凄厉,更恐怖了。

  耳边又传来了女人的哭声,敲门声也越来越剧烈了,霞和我都想到了同一点:女人的尸体,也许就在这镜子后面。

1/212下一页尾页

  我和霞一起用力掰了掰镜子,可镜子似乎被钉紧了,我们一起用力,镜子的碎片划破了手,血流在镜子上。镜子开始松动了一点,从里面渗出了血腥味的液体,灯突然全部都亮了,那液体...该不会就是血吧?

  镜子慢慢倒了下来,女人的尸体也露了出来,她被钉在墙上,身体已经腐烂,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恶臭。

  血水不停地快速的涌出来,世界忽然如死一般的安静,现在刚好是十一点五十八分了。

  我和霞都意识到了什么,血水已经漫到了脚下,我们慌忙向房外跑去,门在外面被反锁了,我们根本就打不开,时间一秒一秒过去,越来越接近十二点了。

  "开门,快开门,快开门啊!我们使劲拍着们,希望有人来帮我们开门,可是事实却没有。

  血水已经从房间里涌出来了,就要到门前了,我不停回头看,手已经拍麻了,可门就是没动静。

  我想到了什么,女人也是在这个时间...所以,如果十二点之前我们出不去,就意味着死!

  十一点五十八分五十九秒,十一点五十九分零五秒,十一点五十九分十一秒,我回头看,无意间瞥见了窗户,跳窗,一定有用的,我拉起霞的手往窗户跑去,窗子太高了,我们只好踩在沙发上上去,霞突然摔了一下,脚崴了。

  我已经爬上去了,可霞爬不上,我拉住霞的手往上拽,时间已经不多了,将死的恐惧感涌上心头,

  十一点五十九分四十七秒,十一点五十九分五十二秒......

  时间越来越接近了,在沙发上登了两下。霞终于上了了。

  十一点五十九分五十八秒,十一点五十九分五十九秒......

  跳!我说,和霞一起跳了下去。那一瞬间,血水满了屋子,刹那又消失不见了。周围景象开始恢复正常,有了声音了。

  我和霞眼皮一沉,昏了过去......

CopyRight © 2019 Www.Mangogame.Net. 芒果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