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梦外

2019-12-02 07:59
安安最近闹情绪,因为自己经常被孤立。不光被老师看不起,还被同学们看不起,久而久之,安安也就不喜欢说话,脾气还挺大,所以,同学们也就不敢跟他说话,也不敢跟他一起做事...

  安安最近闹情绪,因为自己经常被孤立。不光被老师看不起,还被同学们看不起,久而久之,安安也就不喜欢说话,脾气还挺大,所以,同学们也就不敢跟他说话,也不敢跟他一起做事。大家都是尽量避开他,免得他脾气又爆发,都把这几天的不如意撒到自己身上来。

  安安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他从进入大学后,就发现整天的课程都是没有什么用,只要期末考试前的那段短短的时间里好好复习就行,其实对于他自己来说,那不是复习,而是预习。然后只要成功地考完期末考,一切都是浮云,考完试的最多一周后,那些前几天还基本记得的季风洋流,新视野早已经忘的差不多了,所以他觉得大学里学的东西根本没有一点用,也正是因此,安安一般都是在宿舍度过的,游戏是他的最爱,有的时候还会出口大骂跟他打游戏的人。他的学习因此一点不好。

  安安也是不喜欢和别人交流的,他最看不起,一般的话,要是别人跟他打招呼,他是会很客气的回应的,可是要是别人不跟他主动打招呼,他也是不会理睬人家的,所以他的人气并不是很好。

  安安是来自南方的,性格不是很直,又很少跟人交流。宿舍里经常有人在他睡觉的时候,大声说话,大声做事,弄得他刚睡着就被弄醒了,他实在不爽人家这些做法,也就听到他的破口大骂声了。他是不喜欢北方人那种无所顾忌的大声说话,对于安安来说,北方人直爽的性格他看起来就是对自己的不尊重。这些东西,足以让人家孤立他,让老师嫌弃他,甚至让自己都会讨厌自己。

  安安实在是待不住在这个孤立自己的学校了,所以他最近也一直在想,要不要退学,自己回家去,不管是打工还是学技术,只要能离开这个鬼地方就行了,自己再也看不惯那些人的嘴脸。

  可是安安还在犹豫,因为他相信自己的父母是绝对不允许自己退学的,他是他们这个家族唯一考上大学的人,要是就这么回去的话,岂不是让自己和父母脸上没光吗。特此,安安想征求一下自己好朋友们的意见,但是就算是好朋友,人家也不能干扰自己的生活,对吧,所以人家都是叫他自己看着办,说白了,也就是没给他什么有用的意见。后来,安安也是在想,还不如直接打电话给自己的父母,看他们能有什么反应。

  在经过一番剧烈的争吵后,安安还是没能说服自己的父母,结果可想而知,他的父母是绝对不放弃他的,就算是在里面混四年,只要不闯祸就行,甚至他的母亲用命来威胁他。对于这些来说,安安觉得很无语,又很无奈。对于自己,连最基本的人生自由权都没有,想想自己好歹也是20岁的人了。

  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冷静后,安安觉得自己还是不能让自己的父母知道,不如电话里骗着他们,实际上自己则坐车回家去。自己学校又这么远,在大北方,即使回到家里父母再不同意的话,再慢慢磨他们,不信他们不同意。

  没几天,安安收拾好了自己的所有物品,买了张回老家的火车票,就准备回老家了。

  上火车的那天,因为早上为了赶火车起来的太早,所以一上火车就睡了,随着火车的喇叭声,自己被吵醒。原来到站了,自己买的不是终点票,所以还得转车,看天色也快黑了,安安就打算先找个便宜的公寓先睡一晚再说。

  可是刚出火车站,他看到自己的亲戚都在前面等他,就像电视上经常出现的画面一样,大家都在那等他,他的父母也在,而且这会儿他的父母看到他在这,一点也不生气,反而有点激动的高兴,过来就抱着他,这种突然逆转的画风都让他有些不习惯,安安觉得有点怪怪的感觉,还有点矫情的感觉。

  但是安安不傻,他自己到哪了他是知道的,这肯定不是自己的老家,就算坐火车还要坐至少20小时才能到,可是自己的亲戚好友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自己是真心不知道。还有就是,为什么他的父母至之前一直是死活不同意自己退学的,还差点跟自己拼命来着,怎么现在却是画风一转,自己父母看到自己那么的高兴激动?

  安安看到大家都在这,以为是自己的同学打电话告诉他们自己退学的事情和火车中转站之类的,所以他们出现而已,既然安安心里这么想,那他也就不多想了,也跟了上去,同大伙的亲戚并排走着。

  没多久,安安的父母领着他去到一处全是公寓的地段,又叫上他进了一间早就给他备好的小旅馆里,不高,就是一层,上面薄薄的有块房顶,看起来很是穷酸,里面就有张床,有个窗子,地上全是灰尘,有点说不出的奇怪。可是安安心想,管他呢,就住一晚上,明天就跟父母走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而安安的父母没跟他住一起,他们住在隔壁两条街外的旅馆里。在安安放好行李后,安安的父母带着他去找到了所有的亲戚,大伙儿准备去吃饭,一路上安安只是在想着自己已经退学,父母的样子好像也不反对,根本没注意所有的亲戚好像都那么得平静,一路上都没什么交流或者大动作。

1/212下一页尾页

  在找到一家家庭式小馆子后,他们一家亲友团所有都进去了,点了一大桌子菜后,他们都狼吞虎咽的吃起来,没说话。吃饭时,安安看着平时吃饭总是商量事情的亲戚们今天居然这么的安静,真的是有点怪,可是也没多想下去。

  安安觉得自己的亲戚们太能吃了,以前好像都没发现这个事,因为他们吃了整整一大桌子的菜品,自己准备再吃一碗的时候,发现桌子上已经空空如也,哪怕是一片辣椒也好,可是并没有,自己也就没打算继续吃了。草草结完帐后,安安就跟自己的亲友们摆手示意了下,就走了,直接往父母给自己找的一层楼小公寓的方向走了。

  这时候,天色已经晚了,完全看不到,等到去到住处时,还好,有路灯,就继续走,可是他这会儿发现,白天来的时候明明有好多人在这里的,虽然这里看起来都是矮矮的平房,可是白天那么多人,现在没多晚啊,就八点左右,怎么人影都看不到一个。安安正觉得奇怪着呢,一阵风吹来,把自己正对着的那间平房的门吹开了,安安想过去帮人家关一下,可能是忘记关门了吧。说吧说吧,就走过去,向前一看,我靠,什么鬼,怎么里面全是野草,抬头一看,好多墙体都塌了,完全就是一副多年没人踏足的地方。

  安安看着这死寂的景象,不管了,就转头想回自己住处,可是这一转头,他看见的不是白天的样子,而是一片恐怖的景象,那片矮矮的平房,有的窗子玻璃碎了一地,门也是全是大洞,特别是这些门都是木制的,上面还长满了青绿色的各种菌落野草什么的,看上去就是很恶心,还有白天所看到的那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现在却是一片死寂的恐怖景象,安安不敢多想,就当作是晚上看不清的原因,其实他也是这么想的。

  他想尽快去到自己的房间,待在房间应该是很安全的,也不用怕什么,于是他就大步跑进了自己住的那间小公寓。刚准备进门,就听到隔壁房间发出了奇怪的声音,就是那种好像听音乐的时候没电一样,声音很是诡异,这时候的安安抱着好奇心就打开了那道门,其实就是轻轻一碰就开了,里面没人,这时候的音乐也停了。当他再次关起门的时候,那声音又起来了,安安又把门打开,还是一如既往的什么也没有,还是只有一张床,满地的灰尘,和自己的房间一样。

  安安突然觉得这个地方很诡异,说不出的恐怖因素瞬间袭击了他每一个神经细胞。

  安安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锁上门,关上窗子,钻到被窝里,可是问题是,被子在哪?被子不见了,其实压根就没有被子。然后安安想出去找公寓房东拿被子,在开门的一瞬间,安安觉得这个公寓就是一栋没人的房子,因为他在一楼可以看到全貌,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都是跟外面那些一样,破门破窗子。

  安安拿上行李想出去找自己的父母,到大街上,他看到了刚才还一人没有的大街,现在有一群老头老太太溜达着,大晚上的在大街上溜达,还都不说话,真是恐怖,安安提腿就跑出去了。

  在过了两条街后,终于找到了那家所有亲戚都在的旅馆,他进了去,打开父母的门,里面全是亲戚,父母也在,他们都不说话,嘴里吃着东西,吃个不停,电视开着,什么内容也没有,雪花一片。再看他们吃的,全是纸片。

  安安看了这些,觉得自己的这些最亲的人都很是诡异,就想跑出去,可是这时候的动作,让自己完全暴露在了那些奇怪的人面前,他们走过来,拉着安安来到床边,请他吃黄纸。这时候的自己,才看清楚那并不是自己的父母和亲人,只是些满口是粘着屎渣子的血肠子的死人,他们正盯着自己流口水

  这会儿,自己真的醒了,还在火车上,马上就到站了,安安很高兴。在出了火车站准备去找旅馆的时候,安安看见了自己的父母和亲戚就在火车站门口静静的等着自己,他们没什么其他的表情,只是使劲对安安笑着,并走了过来。安安回头想跑,可是,哪来的火车站,根本就是一座荒城......

CopyRight © 2019 Www.Mangogame.Net. 芒果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