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供养

2020-01-15 15:17
爱的供养 图书馆里的鬼 图书馆里,李晨正在专心致志地完成他的学术论文,再过几个月,他就可以毕业了。突然,李晨头顶的日光灯暗了一下,他抬起头看了看四周,想要看看到底怎...

  爱的供养

  图书馆里的鬼

  图书馆里,李晨正在专心致志地完成他的学术论文,再过几个月,他就可以毕业了。突然,李晨头顶的日光灯暗了一下,他抬起头看了看四周,想要看看到底怎么了,却奇怪地发现本来在他附近学习的同学都不见了。图书馆里只剩下他一个,陪伴他的还有那忽明忽暗的日光灯。

  一滴带着腥臭的液体滴落到李晨的脸上,他皱着眉头,强忍着臭味,看向日光灯。只见日光灯上,不知什么时候缠着一个人。阴森长发遮住了这人的脸,只是它的身体像是一条蛇,绕在灯管上,而它的四肢也不知原先长成那样,还是被人扭的,纷纷都软绵绵地向下垂。

  一股寒意爬满了李晨的背脊,他吞了口口水,小心翼翼往旁边移动。可是这人像是早就知道了,李晨的想法,它挺直身体,然后像一条蛇窜了出去。在离李晨的脸半分米处,那人停了下来,半悬挂在空中。而李晨也看清楚了这人的脸,惨白的脸溃烂不堪,整块下巴已经没有,只露出森森白骨,以及粘连在上面的血丝。

  李晨瞳孔瞪大,浑身发抖,他想要逃,可身体却像被人点了穴似的一动也不能动。突然,那本挂在日灯光上的鬼,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钻入李晨的耳朵里。接着,李晨发现自己可以动了,他满脸痛苦地使劲抠着耳朵,希望能把那只鬼抠出来,可是脑海里却不断涌上来一阵阵眩晕感。

  等李晨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竟然趴在书桌上睡着了,他赶紧转头四下一看,同学们都在认真学习。难道是梦?李晨疑惑地用手指挖了挖耳朵。可下一秒,他惊恐地看着他正从耳里挖出来的一丝黑发。刚刚的那一切都不是梦,是真实存在的。

  就在李晨六神无主的时候,一只朱红色的毛笔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李晨下意识抬头一看,只见眼前站着一个头发半长的男生,李晨认出来了,这个男生就是学校里出了名的捉鬼小能手。只因这个男生在学校论坛一直吹嘘他懂奇门八卦,捉鬼法术,可是并没有做出什么实事来,所以同学们都在暗地里讽刺他,给他起了这么一个外号。

  男生嘴角勾起一抹笑,自信道:尔等小鬼,还不出来受死。周围本来都在学习的同学,纷纷看向李晨和这个男生,还时不时地窃窃私语,小声议论。李晨一把抓住男生的手,拖着他逃离开了图书馆。

  捉鬼能手出丑

  喂,你还要带我跑多久?男生一边跑一边气喘吁吁地问拉着他的李晨。

  李晨看着四周已经没有多少学生了,他停了下来,转身满怀希望地问男生:你有办法捉我身上的鬼?

  哈哈,你也不看看我是谁,这种小鬼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小意思。顺便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张亮,你也可以叫我张大法师。张亮一脸自豪加得意。

  一听到张亮有办法,李晨立马问道:那你怎么样才能把我身上的鬼弄出来?求求你,帮帮我。

  行,那让我先看看上你身的是什么鬼。张亮从袖子里拿出一枚铜钱,按在李晨额间,原本应该自由落体的铜钱,竟然稳稳当当地贴在了李晨的眉心处。张亮又将朱砂笔取出来,在铜钱的正中央点上了一点,然后从口袋里取出一本小册子开始翻找起来。

  看着这样的张亮,李晨有些不安,他问道:张亮,你到底靠不靠谱,还有鬼还分类型?鬼不都是坏的吗?

  张亮白了李晨一眼:活人就是无知。行了,好好看着,我给你露两手。刚说完话,他就把册子塞回口袋,双手结印,一大串古怪的咒语从他嘴里飞快地念了出来。

  不一会,一道红光从铜钱正中冒了出来,中间的朱砂却已经没了,又过了一会,红光也消失不见了。张亮不解地摸了摸下巴,喃喃自语:这不可能啊,怎么会是这样呢?

  李晨见状急得满头大汗,不停催促张亮:大师,你看出了什么,你倒是说呀,你是要急死我是吧。

  张亮忽然一脸凝重地拍了拍李晨的肩膀:这位同学,放心吧,那个鬼不仅不会害你,反而还会帮你消灾挡难。

  听张亮这么一说,李晨悬着的心总算能落下来了,他松了一口气:那不是挺好的呀,照你这么说,我还真要好好谢谢这只鬼。

  你傻呀,这只鬼为什么会平白无故上你身?据我了解,这种鬼需要饲鬼师用他们的精血养至七七四十九天才能成功,基本都是用在他们自己身上。张亮上下打量了李晨一眼,难道你是饲鬼师?

1/41234下一页尾页

  李晨还没来得及反驳,忽然耳边一阵风响,一张黄符准确无误贴在了他的耳朵上。阵阵清脆的铜铃声传到李晨的耳里,李晨突然满脸狰狞,口里时不时惨叫几声,蜷缩在地上。一丝黑影从李晨的耳朵里飘了出来,一边的张亮瞪大了眼睛,吞了吞口水。

  一根细长的红线套在了黑影上,并且用尽往外拉扯,黑影越拉越长,还伴随着阵阵撕心裂肺地吼叫。三四根红线又齐齐套在了黑影上,很快黑影就被拉出了耳朵。李晨浑身是汗,虚脱地躺在地上,他费劲地抬头一看,眼前竟然站着他平日里暗恋的女生杨雪。

  杨雪将一团红毛线球放进随身携带的背包里,瞥了瞥有些吓傻的两人:没事吧?

  没,没事。李晨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不好意思地朝着杨雪笑了笑。

  这位同道中人为什么要抢我的活?张亮一看本来还有些崇拜他的李晨,已经叛变,气得质问了起来。

  哼?抢,你可知道那个鬼是什么吗?我这是在救人。杨雪冷冷一笑。

  张亮不服气地哼了哼:不就是挡灾的小鬼吗?

  那是死于意外的冤魂,阴气极重,附在活人身上,日夜吸取活人的精气神,不用多久就会断气。在我们这行里,除非有深仇大恨,否则此法绝不使用,因为太过于恶毒。而且这对下鬼的人来说,也伤害极大。杨雪眉头微皱道。

  李晨一听吓得腿软跌坐在地上,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他从来就没有和同学之间有过矛盾,怎么会有人想要他的命?

  有问题的杨雪

  杨雪又说了几句话,就匆匆离开了。张亮看着地上魂都被吓没的李晨,面色凝重道:这个杨雪有问题。

  有什么问题,我看是你法术没学好,有问题吧!回过神来的李晨立马从地上爬了起来,恶狠狠推了张亮一把,就匆匆离开了。

  晚上,寝室里只有李晨一个人躺在床上看书,同寝室的室友都出去外面通宵玩耍了。突然,窗外刮起了大风,将窗户吹得啪啪作响。李晨有些疑神疑鬼地下了床,赶紧将窗帘拉了起来。而就在此时,空荡的寝室里响起了幽幽地唱歌声,李晨害怕地捂紧耳朵,飞快地冲出了寝室。本应该是明亮的走廊通道,却漆黑一片,看不到尽头。只是正处在极度惊恐中的李晨却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突然,李晨一个没注意就被地上的凸起绊倒摔倒在了地上。可他并没有关心身上正隐隐泛疼的地方,而是恐惧地发现,四周竟然一片漆黑,什么也没有。猛地,他手臂上一紧,一条湿漉漉地东西缠了上去,并使劲想把他拖走。

  李晨慌忙拿出藏在口袋的美术刀,狠狠刺向手臂上的东西,想摆脱它的控制。可是紧接着又来几条分别缠向他的四肢和脖子,并且越勒越紧。窒息感让李晨两眼翻白,就在他以为他必死无疑地时候,一只强劲有力的手,硬生生将缠在他身上的东西扯了下来。被摔在地的李晨,急迫地大口呼吸氧气。正当他打算和救命恩人说声谢谢。手的主人一把拽起张亮往前跑。

  在黑暗里跑了一会后,一丝亮光出现在李晨的眼里,他欣喜得加快了步伐,他知道那就是出口。当他终于冲出来时,却发现他竟然在宿舍楼顶的储物室里。

  只是储物室和平日里很不一样,门上墙上要不贴着黄符,要不就挂着铜钱剑。你还不感谢我救了你。李晨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身处的环境,得意又熟悉的声音下一秒就在他耳边响起。

  是你。李晨震惊地看着正站在面前的张亮,刚才正是谢谢你,不过我很好奇你怎么知道会遇到危险?

  张亮一五一十地解释了起来,白天他觉得杨雪有些不对劲,因为她身上隐隐约约泛着死人的阴气,尽管被隐藏的很好。于是就在李晨走后,他又回家查了查卷宗,果然他查到有一则法术,是可以让死人魂魄不离体,在阳间生存而不被黑白无常发现。但是前提条件,是每周都要吸收阴气极重的冤魂,这样才能保证肉身的不腐烂。所以他猜测杨雪说什么救人,完全就是假话,目的就是为了带走那只上了李晨身体的冤魂。

  那杨雪为什么要这么做?李晨不解道,还有我很想知道为什么那只鬼会上我身?

  张亮白了李晨一眼:你还不明白吗,杨雪已经死了,她靠那些冤魂来维持在阳间的生活。你问那个鬼为什么会上你身?那就更简单了,你身上被人贴了标记,会很容易招鬼。之前我大概推测了一下你的八字,你命格属阴,只要沾上一点阴气,就能让你重病不起,并且用不了多久,你就会一命呜呼,这又是条新鲜的冤魂了。所以杨雪一定会千方百计要你的命。

2/4首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尾页

  看着还半信半疑的李晨,张亮气不打一处来:你要知道,如果不是我你现在早就死了,怎么可能还会站在这里。你不信我,我证明给你看。说完,他拉过李晨的手,将脖子上挂着的玉佩取了下来,放在他手臂上。不一会,一股难耐的灼热感从手臂上传了出来,直冲李晨脑海,终于他忍不住轻呼一声。

  张亮拿下玉佩,只见原本玉佩放着的地方,出现了一只红色的骷髅头,鲜红得好像能滴出血来。

  再次验证

  这下你总该信了吧。张亮得意地冲着张亮道。而张亮则呆傻地站在原地,尽管他心底努力说服他不能怀疑女神,可是摆在眼前的实事,却不得不让他信服。

  女生宿舍。

  李晨小心翼翼拉了拉正在柜子里翻找的张亮,小声问道:我们没有经过杨雪的同意乱翻她的柜子真的好吗?

  张亮瞪了李晨一眼,然后继续埋头苦找。不一会,他拿着一份有点年代的校报大笑了起来:哈哈,找到了。

  正在望风的李晨闻讯立马跑到张亮身边,一同看起了报纸。报纸上特别的内容也没有,只有一则意外事故,上面登着一次学校举办的郊外野餐活动,由于山路滑坡,导致一辆车掉入山谷,车上48名学生无一生还,而死亡人员名单里正有杨雪的名字。

  这下你总该相信了吧,这就是证据。张亮一边准备待会要收了杨雪的符咒,一边对李晨说道。

  李晨艰难地点了点头,问道: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办?

  张亮捏起一道黄符,冷冷一笑:你说呢。待会杨雪要是进宿舍,你就说捅我一刀,然后骗她说我要你的命,我会躺在地上装死,之后看准时机,把符咒贴在她身上。放心吧,刀我是提前准备好的,就你脚边的一把。机会只有一次,一定要把握住。

  李晨咽了咽口水,还没等他说准备好,寝室门突然被人打开了,进来的人正是杨雪。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杨雪一脸吃惊地看着蹲坐在地上的张亮和李晨,疑惑道。

  这个是因为......李晨看着不断朝他使眼色的张亮,拿起地上的那把水果刀,狠狠刺向张亮的腹部。鲜红的鲜血像一朵妖异的花,在张亮雪白的衬衫上缓缓绽放。张亮瞪大眼睛,一脸不可置信地死死盯着李晨。

  因为我回寝室后,他想要杀我,我没办法了,才逃到你这里。李晨一边解释,一边站起来跑到杨雪身边,并在她看不到的地方踢了踢张亮,让他做好准备。

  杨雪淡淡一笑: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你其实很不会撒谎。

  李晨还没来得及明白杨雪说的这句话的意思,突然他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

  最后的事实

  等李晨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他竟然在一个山谷里,旁边还有一辆大巴车。车体已经严重受损,车内都是鲜血和昏过去的学生。李晨脑海里的第一反应,他应该打电话叫救护车,可是他并没有,努力思考了起来,因为这里的一切他都觉得好熟悉,就好像他亲生在这里面一样。

  李晨正在努力回想时,脚下的地面突然诡异地抖动了起来。原本坚实的路面瞬间变化成了一片火海,李晨只感觉自己浑身上下被火焰炙烤着,大大小小的火舌不断舔舐着李晨的皮肤,白皙的肌肤迅速变成黑炭,甚至成灰成粉。炙热难捱的火焰让李晨变得害怕和惊慌,他撒腿就想要跑,可是却发现他的腿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就变成了焦炭,他依稀看到火海里无数熟悉又陌生的面孔正向自己走过来,张牙舞爪地好像准备要接他走。

  无尽的绝望中,一只细腻的手忽然一把抓住了李晨的衣领,猛地将他拉出了火海。李晨转头看去,救他的人竟然是杨雪。他立马看向他的身体,还好手脚都还在,他暗暗松了一口气,突然他又像是想到了什么,惊恐地看着杨雪,不断往后退。

  杨雪看着李晨的表情,只是哀伤而又平静地讲述了一个故事。

  三年前学校组织几个班级去山上野餐,可是回来的路上,山体突然发生了滑坡,其中一辆大巴车被泥石流冲到了山谷。当时离救援车赶来还有一段时间,可是车内的学生都认为要死在这里了,因为车子的油箱泄露,很快就要爆炸了。但是车上一个男生却不放弃,因为在车祸发生一瞬间,他就把女朋友保护在身下,所以女生只是轻微擦伤。男生告诉她一定要活下去,然后狠狠一推将她推出了车。当女孩滚出车的下一秒,车就发生了爆炸。一车人最后活下来的只有这个女生。

3/4首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尾页

  女生她不愿意男生就这样离开他,她终于在一个高人那里得到一种办法,可以让男生存活在阳间,只要每个月让男生被冤魂附身然后吸收就可以。从那天起,女生每个月都要收集冤魂,让男生吸收。但是这个办法也有一个坏处,那就是男生吸收一次冤魂,就会忘记之前所有发生的事。

  我...就是那个男生。李晨记起来了,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刚刚看到那辆大巴车会觉得眼熟。他看着自己的双手,他不知道这双手上已经沾了多少无辜的生命。可是这一切都是因为杨雪对他的爱。

  张亮呢,你放过他好吗,就当我求求你,不要一错再错了,雪雪。李晨焦急地握住杨雪的双臂乞求道。

  杨雪残忍一笑:晨,其实那把刀是真的,流出来的血也是真的。他已经死了,是你杀了他。刚好又是一个冤魂。

  听完杨雪的话,李晨全身力气都好像被抽空了一样,颓废地瘫坐在地上。杨雪抱住李晨,从袖子里拿出一团毛线球,一团黑色的烟雾从毛线球里面飘了出来,又快速飘进李晨的耳朵里。

  晨,我们换个学校重新开始。我们一辈子永远在一起,你说好不好。温柔的声音一遍一遍在李晨的耳朵里回放,他两眼茫然地点了点头。

  后记

  新的学校里,又不知道哪些同学,将要变成杨雪爱的供养......

CopyRight © 2019 Www.Mangogame.Net. 芒果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琼ICP备1300030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