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子花开

2020-11-23 15:22
“ 叮——”下课铃声骤然响起。这是高二(13)班的最后一节课,少男少女们一致地收着课本,稀稀拉拉地走出教室,不一会儿就只剩下坐在后排靠窗的一个女生,她静静地看着窗外,神...

  “ 叮——”下课铃声骤然响起。这是高二(13)班的最后一节课,少男少女们一致地收着课本,稀稀拉拉地走出教室,不一会儿就只剩下坐在后排靠窗的一个女生,她静静地看着窗外,神情有些忧郁,让一直注视着她的男生有一丝心疼。

  “你还好吗?青栀同学。”李轩犹豫地开口问道。

  但是何青栀却没有理会这个面带担忧的男生,只是看看手表,默默把书桌上的课本收进书包,起身离开了。然而李轩并没有因此而怯懦,而是跟在何青栀的身旁,凝视着她秀美的侧脸,嘴角还带着不自知的微笑。

  面容姣好的少女和身材挺拔的男生走在一起形成校园靓丽的风景线,清风拂来,空气中隐隐约约的栀子花香使眉头轻皱的少女终于放松开来,那忧郁的眼神也被欢喜所取代。这样的美丽让李轩一时之间移不开眼,直到何青栀的声音响起:

  “妈妈,你怎么来了?”

  李轩这时才回神,目光移向何青栀所看的方向,这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女子,身着朴素,却气质非凡。啊!这是青栀同学的妈妈,他以前见过的,想到这,李轩立刻严肃表情,对着青栀母亲鞠了一躬:“伯母好!”

  但是青栀的妈妈却不顾李轩的问好,而是拉着何青栀问长道短,最后还交代了一句“见到王叔叔要问好啊”,便带着何青栀走向路边的一辆白色宝马。

  “是啊,他们都看不到我,我已经不是人了!”李轩站在原地面色恍惚地喃喃道,但是他还是没办法接受这个事实。在车开走的一刹那,李轩立刻追过去,坐进宝马车里。

  这是一家以黑白为主格调的高档餐厅,环境优美,服务周到。何青栀从坐下的那一刻,整个人都处于小鹿乱撞的羞涩中,原因无他,就是坐在她对面的那个俊朗的男生引起的。

  王叔叔看大家都坐下了,才朗朗一笑说:“今天是个好日子啊!必须好好庆祝一番,对了”王叔叔看向旁边的男生,“羲和,快跟青栀打个招呼啊,以后她就是你妹妹啦!”

  这话让王曦和与何青栀脸色都变了变,不过何青栀没表现出什么,反而是王曦和看都没看何青栀一眼,完全不理会何青栀,王叔叔刚想发火,青栀妈妈便笑着打和场:“好啦,都是一家人,两个孩子还不熟悉,难免害羞嘛。”

  李轩站在何青栀旁边,心里有些难过。自从他死了以后就跟在何青栀身边,他知道何青栀是单亲家庭,知道何青栀不喜欢这个王叔叔,知道她想念着她的爸爸,也知道她——喜欢着王曦和,但是这个混蛋却从没给过何青栀好脸色。

  晚饭结束后,为了让两个孩子培养感情,大人们就让王曦和带何青栀回家。今天起,何青栀与何母就搬进了王宅。

  何青栀静静地跟在王曦和身后,有时偷偷打量王曦和,她知道她的这份喜欢是不会有结果的,所以就放肆地暗恋他。李轩看着青栀黯淡的目光,心里涌上一股嫉妒,为什么不是我,为什么你喜欢的不是我。他的神情带着一种偏执,双目充血。

  王曦和走了几步,头也没回,停下来说:“我有事就先走了,你自己回去吧。”言罢就径自走去另一个方向。

  何青栀看着他的背影,就这样看着,任眼泪滴落在地上,之后便继续走着。

  李轩抬手轻轻抚摸着何青栀的长发,即使他知道这辈子他都触碰不到她,但是他决定不再这样默默守在她身边。他黑色的眼眸在夜里更显得幽深而不可探测。

  男人的喘息声在耳边不断,女子的尖叫声、哭泣声也随之而来,青栀不断地挣扎,想摆脱男人暧昧的抚摸和潮湿的吻,但最终还是敌不过男人的力气……

  何青栀满脸是汗地从恶梦中惊醒,她还是忘不了高一时候的事,即使她迁移到了另一座城市,即使那个恶魔已经死了,她还是忘不了。

  今天是周末,何母与王叔叔要去试婚纱,家里除了几个佣人外,就只有何青栀和王曦和在家,对此何青栀满心无奈,她知道王曦和是不会正眼看她的。

  刚下楼,一抬头,何青栀就陷入了一双盈满温柔的眸子,眸子的主人对她柔和一笑:“小栀,你起啦!快来吃早餐,不然就凉了。”

  何青栀大脑有一瞬的短路,水盈盈的眼睛充满疑惑,他是不是脑子被门夹了?不然怎么可能对她那么温柔。

  可能是刚睡醒,何青栀有些迟钝,就这样稀里糊涂地吃完早餐。之后有些怔怔地看着王曦和,连对方说了什么都没注意,直到一双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她才回过神:“啊?你说什么?”

  一向冷酷的王曦和竟然露出一个羞涩的笑,语气呐呐地说:“你要不要陪我玩游戏?”何青栀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王曦和邀她玩游戏,玩游戏!玩游戏哎!!!

  虽然有些不解,但是何青栀还是答应了,她还是希望能和王曦和做朋友的,但是总感觉邀女生玩游戏的王曦和气势弱了几分,倒是增添些许邻家大男孩的温和,这让她和他亲近了不少。

  两个人就在房间里玩了一下午的游戏,时不时还传出愉悦的笑声。

  到了星期一,王曦和拒绝了司机的接送,而是骑他一向宝贝的自行车去上学,还主动要求载何青栀,何母和王叔叔两人都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清晨的阳光一点都不辣,反而照在身上暖暖的,何青栀坐在后座上感受着微风的轻抚,看着骑车的男生,眼里满满的暖意,这样就好,就这样和睦相处的做一对兄妹,她心里满足的想着。

  说来也是缘分,何青栀在高二(13)班,而王曦和在14班,两班就隔着一面墙,抬头不见低头见。不过王曦和从来就没正眼看过何青栀,大家也就不知道两人的关系。

  讲台上语文老师正朗诵着一首唐诗,而何青栀的思绪却飘到另一处,她满脑子都是和王曦和相处的这两天,她觉得现在的王曦和真的很奇怪,不过她再怎么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也就放弃了。

  但是她发现王曦和很了解她,连她不爱吃苦瓜,喜欢吃桃子,还喜欢看书,追动漫柯南,最喜欢的花是栀子花等等习惯爱好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他会送她栀子花盆栽,陪她一遍又一遍地看柯南,他们经常在空闲的时候逛逛这座美丽繁华的城市,还会去看电影,或者在书店呆一下午。他们的关系变得很好、很好,好到她真的可以无视这个人不是王曦和。

  是的,现在的王曦和另有其人,她知道这样的想法很荒唐,但是她确定,这个对她好到令人发指的男生不是王曦和。

  王曦和不可能这样对她和颜悦色,她很了解他,他痛恨着她和她母亲。而且王曦和最近脸色越来越差,嘴唇发白,眼袋发青,再联想到鬼怪传说,何青栀的心忍不住抖了抖。

  又是一个清凉的夜晚,何青栀和王曦和散步在柳树清河边,王曦和一脸笑意,安静地陪伴着身边的少女,但是不知想到什么,眼里流露出几缕忧愁。

  何青栀突然抬头直直看着王曦和的眼睛,神情严肃,口气严厉地问:“你到底是谁?”

  王曦和被这质问弄得神色大变,呼吸急促,刚要假装说不知道何青栀话里的意思,就被何青栀无情打断:“你不用狡辩,我知道你不是王曦和,我知道的,而且我也知道你时日不多了。”话到最后,还带着几丝怅然。

  王曦和无言以对,只是那双温柔的眼眸还加进了别的东西——忧伤,他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只怕你知道我是谁后,就不会对我笑了,只会恨死我!”

  何青栀看着他痛苦的神情愣了愣,她突然想到一个人,一个她不愿想起的人,她颤了颤嘴唇,最终还是开口:“你是李轩。”语气非常肯定,让王曦和,不,应该是李轩身子抖了抖。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放过我?”何青栀压低声音却十分有力地问,眼睛微微湿润。

  李轩再也无法忍受:“为什么?因为我喜欢你!”而后又很无力说,“但是我却伤害了你,小栀,对不起。”

  听到李轩叫她小栀,何青栀激动的情绪渐渐缓和下来,她想起了李轩活着的时候的样子,想起了李轩写给她的情书,想起了每天桌上的栀子花,然而那时的她却很反感这样痴痴的追求,一次又一次地用语言伤害这个喜欢她的男生,甚至当着他的面讽刺他。

  “对不起,李轩,对不起。”何青栀泪流满面。一双修长有力的手伸过来轻拭着她的泪,并紧紧抱住她。

  “不是你的错,是我不好,我并没有想缠着你,只是想看看你,我的时间不多了,小——栀,我,我喜,欢,你,你……”李轩声音越来越弱,越来越弱,直至消失,最后紧紧拥住何青栀的手也松开,整个人倒了下去。

  湖岸边,青草悠悠,虫鸣声声,小风袭来,荡起清撤的湖水,将倒映在湖面上女子狰狞而得逞的笑意散碎。

  几天后,病好的王曦和来何青栀房间找她,敲了门发现门开了一个小角,索性就直接进去,但是何青栀人不在,于是打算退回去,不想碰倒门旁边的落地挂衣架,他急忙扶起衣架,捡起掉落的衣服,包包,还有从包里掉出来的东西,却发现了一张纸条。

  纸条上写着:鬼魂是受人界的束缚的,它们无法与人产生交集,如果它们附身于人,会损耗自身的魂魄,人类的精气也会被消耗,但是人类精气的亏损比鬼魂的魂魄亏损得少,长时间附身于人,往往是鬼魂自取灭亡的行为,这是不可逆的天道规则。

  王曦和看了这段话,觉得莫名其妙,摸不着头脑,也就不去细想,只是有些感慨,这段日子,他居然和何青栀相处的这么好,回想那段时光,他发现何青栀也不是那么令人讨厌,而且还是何青栀发现他晕倒在湖边的,他——只是来道谢的。

  “你在做什么?”清脆的声音突然闯进王曦和耳里。

  王曦和猛地回头,女生娇美的容颜映入眼帘,他有些慌乱地移开视线,结巴地说:“我是,呃,我想说,那个,咳,谢谢你!”

  何青栀凝望着他,满含笑意地说:“不用谢!”

  此时此刻,屋里书桌上的一盆栀子花悄然绽放,她——最终还是得到了。

CopyRight © 2019 Www.Mangogame.Net. 芒果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琼ICP备1300030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