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师恩的三个“一”

2019-08-13 08:28
在所有教过我的老师当中,最难忘的是教我初中的三个老师,他们教的知识已经记不清了,但是他们的教诲却记忆犹新。周老师的一句话,给了我自信;钱老师的一件事,给了我自尊;...

在所有教过我的老师当中,最难忘的是教我初中的三个老师,他们教的知识已经记不清了,但是他们的教诲却记忆犹新。周老师的一句话,给了我自信;钱老师的一件事,给了我自尊;林老师的一比喻,给了我自强。三个老师,如我心海中的三朵浪花,他们的谆谆教诲,让我难忘,让我铭记,让我前行。
一句话
青葱岁月,对我来说,最是难忘的,是一句话。
1984年,教我化学的周老师,国字脸,高个子,是恢复高考后的大专生,他家住在学校附近,有几亩责任田。他的办公室里时常放着一双皮鞋和一把锹。上课前他准时到办公室,放下锹,换上皮鞋,用手沾点水把头发理一下,就去上课;有时,课一结束,或者作业批改完,他就扛着锹,去责任田干农活。周老师,尽管这样两头忙,但是,他教的班级成绩总是年级第一。
他对我说过的一句话,让我铭记在心,且享用终身。读初中时,我个子小,还是一个贪玩、懵懂的少年,虽然我天资聪颖,从村里被选拔到乡中学读书,但是,胸无大志、没有追求,没有理想的我,整天里跟一帮同学闹着玩、混混,成绩一落千丈,从全乡的第7名开始下滑了一百多名,以至于读初三时,我被分到年级三个班中最差的班就读。
记得初三的上学期,我的化学成绩在60分到70分之间,尽管如此,我的成绩在班级里仍然排名前十,也算是尖子生。那时,班上还有五、六个留级生,在应届生当中,我是成绩好的学生之一,做不了凤尾却是鸡头,甚至有点沾沾自喜。
记得有一次课间,周老师把我找到办公室,友好地摸着我的头说:小朱,你学化学,已经入门了。
有平生还是第一次听人叫我小朱,这是一种对人的尊重。平易近人的、好朋友般的周老师,没有居高临下,没有讽刺打击,没有虚伪做作,让我体悟到了一种尊重,感受到一种平等;而已经入门了,更让收获了一种鼓励。
这大概是我初中三年中第一次听到的老师表扬。此后,我对化学兴趣特别浓,成绩也突飞猛进。虽然我第一年参加中考,名落孙山。但他对我说的这一句话,其间的平等、尊重和鼓励,给我自尊、自信,让我铭记一生。
1991年,我走上了教育岗位。从教之后,我知道,对于学生的教育和关怀,不需要泛滥的表扬,不需要无意义的夸奖,而是一句直击心灵的尊重和唤醒,让学生自信地生活和学习。
一件事
懵懂年少,对我来说,最是难忘的,是一件事。
1985年,在初三复读时,父母和老师的苦口婆心对我没有记忆了,但有一件事,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件丢人现眼的丑事,对我的触动很大。
懒,是人性的弱点;贪玩好动,是少年的天性。那时,我喜欢早上赖床,喜欢睡懒觉,怕离开暖暖的被窝。有一次,是冬天的早晨,我又睡懒觉、赖床,不肯去参加学校早锻炼、早自习,结果被班主任、教我数学的钱老师逮个正着。
当时,他没有说什么,也没有掀掉我的被子,只是把我的裤子和衣服拎到讲台上。当时我觉得他很阴险,这让只知道闷头玩、把老师的苦口婆心当耳旁风的我十分难堪,脑子里总想着今后无脸见同学,尤其是班级里的女同学。
记得当时,我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钱老师的这一招,如一次心灵的点穴治疗,比苦口婆心的千言万语更管用,让我刻骨铭心。
自那事件以后,我总觉得自己无脸见人,像是浑身赤裸裸被人盯着似的,也不敢在课间与同学打闹,喜欢独处;更不敢赖床,总是早早起床,在校园的梧桐树下看书,在校园外的小麦田梗上背诵、朗读;在课间,只是一个独自坐在座位上看书、做作业,也不到教室外与同学打闹。我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变的成熟、懂事了。接下来,我的成绩如芝麻开花节节高,最终能够考入了高中。
对我而言,如果没有钱老师给我的重锤和点穴,唤醒我的自尊。我可能还是混日子,还是浑浑噩噩,考不取高中,读不了大学,也跳不出农门,更当不成教师。
这件事过去多少年了,但给我的教诲却一直铭记:对学生的教育,不需要太多的苦口婆心这样的耳旁风,而要要进入学生的心灵深处,触动心灵,有的放矢地点穴,在学生内心引发波澜的,才有真正的教育。
一比喻
初生牛犊,对我而言,最是难忘的,是一比喻。
1998年,当了几年老师的我如初生牛犊,遇到了林校长,他的一比喻,教给了我做人的准则。
林校长,是我的初中老师,是我所在学校的校长,也是我一个姑父的堂舅。按理我要叫他舅公。那时,我已经是学校的团委书记,负责德育工作,是他的助手;但是,他还是把我当学生看待。
一天晚上,学生在晚自习,他把我叫到校长室,没其他人。他对我说:华忠,你现在坐的是一张方凳。当时,我没听懂,没有理会他的寓意,他接着说:是方凳,不是一张靠背椅。你家族没有多少背景,也没有人会帮你,一切要靠自身,靠自己的努力。
我开始明白了,人生在世,没有谁能够帮你,也没有人会帮你,自己帮自己,一切靠自己。
其实,林老师的人生经历也是如此,尽管他的父亲是老革命,老区长,但是,他没有得到一点来自父亲权利的帮助和关怀。高中毕业后的他,在生产队里当农民,穿着破旧的棉衣棉裤,躺在乱坟头上晒太阳。那是多么的潦倒和无奈。后来,恢复了老三届的高考,林老师考取了大专当了老师,后来凭自己的努力,自力更生地当上了校长。
我在林老师手下工作,虽然他没有特别地提拔我这个学生,但是他经常找我到他办公室去,翻看笔记本,给我读一些他从报刊中选来的剪报,一些励志和人生哲理文章给我听,教我如何立身处世,如何做最好的自己。
2002年,我通过层层考核到了现在的学校。在学校里,我默默地做事,认真地工作,一路走来,在省级以上的报刊、杂志上发表了三百余篇教育教学文章,出版了三本教育专著,所有这些都离不开三个老师的谆谆教诲。
人生旅途中,大浪淘沙,留下的是美好,忘不了的是师恩,感激的是谆谆教诲。
                         

CopyRight © 2019 Www.Mangogame.Net. 芒果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