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我曾经的学生

2019-08-13 09:15
邂逅我曾经的学生 华野 当你已从教几十年,送走了一届又一届毕业生,从初次走上讲台那个风发少年变成现在白发苍苍的老头;你教过的许多学生,都已为人父人母,甚至爷爷、奶奶...
邂逅我曾经的学生
华野
当你已从教几十年,送走了一届又一届毕业生,从初次走上讲台那个风发少年变成现在白发苍苍的老头;你教过的许多学生,都已为人父人母,甚至爷爷、奶奶,在匆匆过往的人流中,突然有人叫一声某某老师,而你因为年深月久,因为几十年时光的改变,已叫不出他们的名字,无法将名字和眼前曾经熟悉的面孔对上号,你是何种感受呢?
春天的某一个黄昏,我散步来到风雨桥。恩施因为没有公园,风雨桥就是人们散步、休闲最为集中的地方-----除了冬天有些冷清外,其他时候都非常热闹。一些退休的老人,自发的组织起来,三个五六个或七八个,组成一支乐队,吹萨克斯,演奏电子琴,弹奏吉他,吹笛子等等,为观众表演,自娱自乐;歌手有常年的,也有临时即兴演唱的。摆地摊的,打扑克的,卖饮料、小吃的都有,在二楼说书的总之非常热闹。
就是在这样一个人来人往的风雨桥上,我听到有人很亲切地喊了一声黄老师!寻声望去,原来是一个年约30岁左右的女同志,面目清秀,身高约一米六,对这张清秀的脸,我曾比较熟悉,但一时就是想不起名字,这倒并不是因为自己记忆力差,而是因为,教书三十多年,带了近二十届高中毕业班,称得上是桃李满天下了,时隔多年之后,要一一叫出当年那些学生的名字,实非易事 !况这么多年,时光已经让一个人由当初十六七岁的少男少女,变成了为人父母的中年人,我怎能一下将名字和脸庞对上号呢?我一边和眼前这位学生交谈,一边努力回忆她到底是哪届毕业生,跟哪些学生一起,叫王阳丽?李秋林?文科班的而学生满脸笑容和热情,说老师身体还好?还在带毕业班啦?也你觉得这种师生邂逅很平常普通,可接下来的一幕,我相信凡是做过老师的,都会感动。
我的这位学生,前面走着的是她的两个小孩:两个女孩,有母亲大半身高,小学一二年级的光景,看样子又有些像双胞胎,扎着丫角,手里拿着东西在吃,非常可爱。学生叫住她的两个孩子,指着我说:梅梅、丽丽(姑且用这名,当时到底叫的啥名我没听清),这是妈妈的老师!快喊师爷。两个小孩就规规矩矩走到我面前,恭恭敬敬叫了声师爷好!两代人,虽然只是简单地叫声老师好!,作为一个从教三十多年的老师,当然是见得多了。可是,此时此刻,我从心底涌起无限的感动!这简单淳朴深情的一声老师,却包含了对老师的尊敬,对老师的感激,有多年未见老师的惦念与牵挂,有邂逅的欣喜,也有对孩子的言传身教。温暖自心中升起,我体会到做老师的幸福与尊严,而这比任何物质的东西都可贵,因为这是纯真的,没有任何功利。
原来自己这么容易满足!当老师,只要赢得学生的尊敬,就满足了,还需要什么呢?我想起我的小学老师-----孙庭香老师,那时她还是个民办老师,而民办老师的一部分工资是需要学生学费、书本费缴齐后才能发的。可那时的农村,有不少人家几代人学费就没缴齐过,而孙老师的工资估计一生也就被欠着。她在星期天还给学生免费理发。我也想起高中语文老师------原中央民大校长陈理,他是我高中语文老师,后来我儿子到中央民大读研,也是他的学生,两代人的老师,我除了在心底默默感激,有什么能报答呢?我的高中数学老师叶迅昌,在我到武汉读大学的时候,他也调回了武汉。八十年代初,学校生活不怎么样,每到周末,就去老师家改善生活,老师用他并不算多的工资,买来好菜。老师之于学生,真正是无私奉献,别无所求。曾几何时,老师因为无钱无权,而被人瞧不起。我参加工作后,也曾几度想离开教师岗位。曾几何时,因为发不起工资,许多教师被迫下海经商。此刻,在这一声老师里,我的感动来自心底,我感觉,只要自己奉献过,社会终究会承认,一些美好的东西,并不会完全为势利所淹没,美在人们心底。尽管很多时候,我们可能看不到它,但我想,如同花朵的开放,只要到了季候,合适的土壤,它就会绽开,就会把自己的美丽带给人间。
我也为自己一时叫不出这位学生的名字而惭愧!这么多年的应试教育,使老师常常重视的是班上几个尖子生,虽然我们天天喊因材施教,让每个学生能成才,但放眼中国目前的教育,有谁真正做到了呢?
一次普通师生邂逅,让我感动,让我满足,让我反思,也让我惭愧!
                         

CopyRight © 2019 Www.Mangogame.Net. 芒果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