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海五周年

2019-08-19 11:36
突发的贪念,在今年的元宵节我再次进了澳门赌场。想好的赢点过年时花掉的钱及去上海的路费就收手,直奔上海。后来,在新葡京二楼大厅三公赌桌那,最低筹注300港币,屏幕显示为...
  突发的贪念,在今年的元宵节我再次进了澳门赌场。想好的赢点过年时花掉的钱及去上海的路费就收手,直奔上海。后来,在新葡京二楼大厅三公赌桌那,最低筹注300港币,屏幕显示为minbet300,算是最低的赌桌了。果然,按自己的手气,没一个钟赢了三千多后,直接拿筹码到柜台窗口兑换成纸币,赌场内的各种豪华及佳丽艳舞表演看都不看几眼,就兴奋直接走出赌场,走到附近的公交场坐公交跨桥到氹仔岛的威尼斯、金沙中心、新濠天地走了一圈,吃了一顿美餐,就从新濠天地地下层坐免费大巴到关闸。此时看时间才六点,天还光亮着,觉反正这里的大巴都是免费的,突发要调头回到葡京赌场那看夜景,一旦有了这想法,注定后来我抵不住诱惑,又来到了新葡京,晚上灯火多彩缤纷,酒店大门口沿阶两面外开的灯笼墙,门口也挂着几顶大灯笼,在黑夜里的灯光渲染下显得红红火火的气氛,大门口像一顶狮喉,似乎有种让人进去了就出不来的魔力。我又上了二楼大厅赌场,还是那个赌桌,荷官也换了另一个人,只是一看显示屏上变为显示minbet500。也没觉有什么接受不了的,反而仍没从先前赢钱的甜头中走出来,求财心切的心理冲昏了脑袋,慌乱中没了方寸,导致失控,结果时运不济没多久手头的筹码输完了,不甘心,出来到附近的工行ATM,用华夏银行取出三千港币,因该卡在境外取第一笔钱是免费的,也是我特意为出境而办的。取了钱又回原来的赌桌,没多久又输完了,才彻底意识到自己已无力翻本,验证了行内那句话:输钱皆由赢钱起。当时肠子都悔青了,再次觉得自己本性不够大气,这点小赌也能让自己伤心噬骨,远不是做大事那块料。想到很多内地大款在澳门几千上亿的输掉,来澳门都不用带现金有洗码仔服务,靠积分都能免费吃好的住好的玩好的,不敢再往下想。最后,晚十一点,从新葡京地下层坐免费大巴到关闸通关出境回到珠海,回到大涌村睡30元一晚的民房,第二天又到广州棠下那潮湿拥挤的城中村又住了一夜,才坐着五年前第一次到上海曾坐过的Z100列车的硬座票来到上海。
  现在,人来到了上海,投靠老房东又来到了梅陇,窝在一简陋民房待业,感觉自己没了未来,心里酸溜溜的难受。工作没着落,还好老房东给我按天算房租,住几天算几天的钱。这次刚来到这里,发现去年这里仍这么大一个村落,如今仅剩三家钉子户了,其余都被拆倒变成一片废墟。三家钉子户中,有两家都是我的老房东,都是我来上海没找到工作时临时依靠的地方闵行区梅陇镇行西村。
  从2012年至今,呆在上海有五年时间了,在这里消磨了我最长的青春,对我来说对上海说不上厌倦,也说不上留恋,随时去留也觉无所谓。只是曾经拥有的那种勇气,拼劲,激情,已经像长江水一样一去不复返。自己已不再年轻,心态逐渐倾于力求稳下来生活,只是一无所有的现状如何稳下来。都28岁的人了,谈到家庭和事业,自己都觉得脸红,也不再敢向传统观念挑战,那种自己只顾自己过一辈子,不在乎那些纷纷扰扰,这种过法在中国这种环境没有可持性,要被吐沫把你淹几层。特别是年纪越大,越失去反抗力,到时只能低下腰接受规则了。我也有了承受这个痛苦的心理准备。在上海,我还能在规则中重新塑造一个体面的自己吗?方向要自己定,践行的每一步也要靠自己,结果也不一定能达到目标,所以,我承认自己又陷入了迷茫的深渊。在上海五年还没从迷茫中走出来,或许自己从来就没好好规划过自己,以玩的心态把自己玩到尴尬的境地。现在如临大敌,才知道自己是那么的不堪一击。是时候做出改变了,改变过去的生活模式,说实话我也暂时找不到适合自己改变的新途径。难道我在上海只能继续重蹈覆辙,这么荒废下去?这是自己给自己多么痛的疑问。在此,有必要对自己在上海五年期间的简述,当一次五年总结。
  把珠三角几个城市走了一圈,觉自己还可以拓展更广的平台。我选择了上海,第一次来上海是2012年4月,带着三百多块钱加一张能刷用500元的信用卡就来了。在这里无亲无故,但充满激情,有了这一点,去到哪里都是兴奋的,可以超越陌生恐惧,超越穷迫困境,这是我经历之后个人体会得到的。那时才23岁,似乎激情都用不完,熬夜坐车后,第二天不用睡觉可以接着到处为找工作而奔走也不觉得累。起先,我在徐家汇乔家塘弄堂里一间破楼梯房住了一个月,后来在九亭松沪工业园区一家台资企业专做中央空调的工厂里面做仓管,也才搬过来到附近的小寅村租房子住。才做了三个多月职位升迁到做生管,我却不辞而别。因那时逢国庆放长假,厂里提前发工资,把本来要押10天工资也全发了。自己觉正是离职的好机会没用脑子多想就决定离职独自去了北京流浪,收假后公司人事打了三个电话要挽留我,我还是不当回事,只管自己在北京玩得开心,过着流浪自由的生活,原来自己竟是那么的自私自利的人。也是这一次,后来几年形成的惯犯,每年都会辞职去流浪。从上海辞职出来,流浪北京和天津后,到了重庆身上没钱了,在九龙坡区近巴国城有一家专门坐摩托车离合器的工厂,我在里面做流水线的普工,每天不停手的使劲拧紧螺丝,每早上起床手板都僵硬得麻木没知觉了,在里面苦熬一个多月刚要到年,我就辞职回家了。
  过完年,我第二次来到上海,借宿在熟悉的地方小寅村,找了半个月的工作。在佘山工业区一家温州老板开的阀门厂里做质检员。做了几个月,要流浪自由生活的毛病又犯了,果断辞职,流浪杭州和南京,到苏州的时候钱花见底了,在园区进了一家精密机械加工厂里做CNC操作员,做了一个多月,临近过年,就辞职回家了。
  过完年,我第三次来了上海,自己还是在老地方小寅村借宿下来,找了半个月工作,恰巧又在佘山工业园找到了一家温州老板开的专业做电器端头的工厂,我在里面做生产计划,因能力和来自各部门人员的压力,受不了,做了几个月辞职。又去流浪,去武汉、襄阳、洛阳、西安、西宁、格尔木、拉萨、兰州、银川、呼和浩特、太原、济南。最后又回到上海找工作,找了半个月没找到,觉无路可走了,就南下温州,到了温州仍找不到活,这次把自己逼上了绝路,就顺路流浪到福州,最后去深圳找我哥要钱回家。
  在家呆三个月,拿哥的钱考驾照失利后,跑到珠海找工作,后来在九洲城得一超市里面做早餐面饼之类的,刚熟手就半路辞职了,被主管气到了,托我几天才发工资给我。
  在珠海离职后,去了趟澳门,第一次进了赌场,赢了些钱后嫌珠海没上海好,这样我第四次来了上海,这时逢准备放假过春节,各厂纷纷放假,只能找些临时工,我租住在小寅村,附近的九泾路桥底下的来伊份配送中心招统计员临时工,我进去干了几天就放假了,拿了几百块钱,人们纷纷离开上海回老家。我无事可做,此时上海变成一座空城,我临时起意去东北过年,去了哈尔滨、长春、沈阳玩了一周后又跑回上海。继续住小寅村,又开始找工作,网上投简历和去体育馆参加招聘会。没几天接到一家位于嘉定区安亭专做电钻的机械厂,老板是浙江的,面试的时候说是做生产计划,进去后被安排去搬运东西,搬了一周,受不了就辞职。又接着找工作,在体育馆招聘会找到一家位于闵行区颛桥老板是台州的,专业做PVC管材管件的制造厂,我在里面做生产计划。踏实做了几个月,觉里面的人太复杂,不太适应这种勾心斗角的氛围,又辞职去了流浪。去南昌、长沙、贵阳、昆明、成都、乌鲁木齐。流浪了差不多一个月又回到了上海。把钱花得自己都为生存而发抖了,还好运气好,才两三天在徐汇区漕宝路找到一家台资公司专卖高端艺术纸的,我在里面做仓管,干了几个月,公司业绩不理想,为节约成本,公司把仓库搬到宝山区顾村,我也捡了家当跟着到宝山顾村,才又干了两个月,公司裁员,包括我在内被解雇了,还好公司按法规做了经济赔偿事宜,办妥后,我就回老家补考驾照。
  在家拿到驾照后,在老家找不到事做,没多想,就第五次来到了上海,想找份稍微好点的工作,好好干稳定下来。好工作对我来说很难找,找了一个月仍没找到如意的工作,手头的钱也花得要节衣缩食了。随意在漕宝路熟悉的路段找了一家上海人开的冷冻肉品配送中心,我是送货员。每天早四点半起床,晚七点下班。且不管日晒雨淋天天上班没有休息。熬了两个月我就辞职了,毛病还是再犯,又去流浪,去青岛、烟台、大连、丹东、大庆、呼伦贝尔、齐齐哈尔、葫芦岛、唐山、北京。玩了近一个月才又回到上海。连生存都是大问题的时候,还没把工作落实,只能找个管吃住的做。找到虹口区物华路的一家韵达快递,干了四天,觉宿舍人杂,睡眠不好,有两个小青年每晚都半夜两点才关音乐关灯睡觉,因受不了就自离了。后来由同行介绍,让我去闸北区西藏北路一家优速快递公司去送件,干了几天,怀疑这安徽老板人品太不行,经常暴脾气骂人,一点人情味都没有,上班心里压力很大,没告知情况下偷偷捡家当自离走人了。身上仅剩两百多块钱,也没地方住,直接在虹口周家嘴路一家银行屋檐下露宿一夜。第二天慌忙跑到浦东去找工作,终于有了转机,在蓝村路一家生煎店找到一份煎生煎的工作。老板是一东北年轻女人,还是东南大学毕业的,人很好,估计也大我两三届的样子。除了老大坊生煎店,隔壁老成都串串香和吉祥馄饨都是她加盟的店。老板她为人确实很好,只是她那两个亲戚太恶心,其中一个才18岁,说话句句伤人,他从小爹就病死了,又是独生子,估计成长环境影响和教育不到位,感觉他人格有严重缺陷。且他是和我搭档做事,刚开始天天被他训话,他比我小这么多还经常训骂我,这样自己觉很没面子,为了吃饭,只能强忍着,这一忍,竟忍了四个月,也要到年关了,我就辞职了,手里存有一万多块,想想可以在家过个好年,终于可以安安心心找份工作了。这份工作我隐忍了四个月,除了为挣点钱,同时也收获不少,因我除了煎生煎还要送外卖,每天反复跑陆家嘴这一带,所以对陆家嘴软件园、由由广场、陆家嘴金融广场、绿城、人才公寓、上海儿童医学中心这些每天都要跑几趟的地方很熟,包括整个陆家嘴片区都是这四个月里送外卖熟知的。
  现在,年过完了,算是第六次来了上海,把钱都浪费在无意义的事上了,我已做好了继续吃苦的准备。综上述可见,我自己在上海简直是一只无头苍蝇乱撞。工作换了这么多,没一次能坚持做久的。钱没存到,本事也没提炼到,多是在底层苦干。还好,我自己也承认,我自己要比很多同龄人要能吃苦,也要勤快,所以很多老板都赏识我这一点。我虽有个大专文凭,我还是靠自己低头勤劳吃苦在上海熬了五年,且经历似乎很多人都觉得有些精彩,很多人不了解实情,以为我致富了,几年时间跑遍中国,其中的辛酸,只有自己最清楚。我也觉得在上海这几年最大的收获是让我拓宽了视野,丰富了人生经历,这座城市注定这样影响着我的一段青春人生,疯狂过,平庸过,欢乐过,痛苦过。
  上海,在我最珍贵的青春年华选择了你。
  
  
  二0一七年二月十六日于上海闵行区梅陇镇行西村:
  
                         

CopyRight © 2019 Www.Mangogame.Net. 芒果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