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我来自古商道

发布日期:2019-09-06 14:34   阅读:

我来自古商道 我的老家在巢湖西岸。往昔,家乡没有公路,古道尤为重要。 那时,从合肥向南到三河有水陆两条商道。水路自小东门坝上街,沿南淝河入巢湖,然后南通长江,西达三
  我来自古商道
  
  我的老家在巢湖西岸。往昔,家乡没有公路,古道尤为重要。
  
  那时,从合肥向南到三河有水陆两条商道。水路自小东门坝上街,沿南淝河入巢湖,然后南通长江,西达三河。旱路从合肥经义城、下派河、罗小店、茶棚(清平),就到了三河。旱路上的罗小店就是我的家乡。
  
  儿时记忆中,古商道上的过客络绎不绝,肩挑背扛,扶老携幼。尤其是赶上传统节日,路上大姑娘、小媳妇,打扮的花枝招展,虽不擦胭抹脂,在那时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每当夕阳西下,有些过客,虽加快脚步,还是被夜幕笼罩,赶不上宿头,不得不沿道寻找夜栖之地,到民居借宿也就是很常见很自然的事情了,这大概是长久发展出来的古道淳美风情吧,想想都令人神往。你只要随意敲开一家大门,说明来意,主人大多会热情留宿。主人会给过客提供晚饭,粗蔬淡饭,多为自产,虽是临时准备,总能管饱管够。休息前,过客还会有热水泡足,便于很快进入梦乡,主客双方都不会担心夜晚人身和财产的安全问题。第二天早晨,过客会吃到预备好的早餐,简单而香美,不失待客诚意。之后,过客满载感激之情,继续赶路。
  
  咚!咚!蹦咚咚!咚!鸡肫(军)皮、牙膏袋、猪骨头、牛角,拿来换糖换针呐!多么熟悉的声音啊,儿时最美妙的乐曲,孩子们的最爱,那是换糖挑子来了。小伙伴们都从家里雀跃出来,循着声音找去,围上去指指点点,叽叽喳喳;有的又跑回家,翻找来交易品。那糖吃在口中,甜在心里。记得价钱是一分钱一个,一毛钱十个还送两个;能买一毛钱的就是大户了,当时的小土豪。
  
  小丫头们的最爱就是扯上两尺红头绳,扎上两朵小马尾辫,配上小花褂,美丽极了。
  
  那时的手艺人、货郎游走于古道之边,有补锅匠、剃头匠、席匠、蔑匠,有铲刀磨剪子的.....更有挑着坛坛罐罐来物物交换的,无需货币,粮食、蛋类等自产品均可换取。这些手艺人、货郎多有固定的游走范围,也在相对稳定的周期内来往村庄,所至之日经过盘算,正是村民们需要上门服务之时,所以,他们每到一处,总是很受欢迎。
  
  但也偶有奸商出现,这种人若被发现,不但丢了以后生意,当时下场也很危险。那是改革开放之初了,新商品开始流入古道边,陌生的商贩面孔也多了起来。有一天,村里来了个卖酱油的,用木桶挑着,盖上盖,竹制的量器,量取贩卖。当时农村都是自制自用的蚕豆酱、小麦酱,酱油要到集市里花钱去买,自然都极少去买。有思想前卫、经济好转的村民,经不住商贩的游说,买了尝鲜,很是新奇。
  
  这个奸商的猫腻是被孩童们发现的。孩童好奇心最强,眼睛也是雪亮的。卖酱油的出了村口,孩子们仍然远远跟着看。经过一个大池塘边时,那商贩失去了警惕,舀起塘水往木桶里兑,并加一些黑色的东西,被好奇的孩子们看到了。商贩刚走,小伙伴们兴奋地跑回村里跟大人说看到的事情。大人们意识到上当了,他们买的是水而不是酱油!村里沸腾了,村民们骂骂咧咧的追赶过去,吓得那卖酱油的一路狂奔,汇入古道,不知所踪。
  
  现在想想,那所谓酱油不外乎各种添加剂制成的假货,而早期奸商毕竟胆子偏小,做贼心虚,不像现在,不论奸商与贼,都发展到理直气壮了,受害的消费者也做不到我村民那样的群情汹汹了。
  
  提起古渡头,往往会引发人诗情画意式的联想。家乡古商道也有一个古渡头,叫做车渡。圩堤上,一间茅舍,土墙,茅顶,一柴门,两扇窗,点缀于河滩草地、依依绿柳之上,也自有盎然古意了。其实,这简单的亭屋,是摆渡船夫劳作之余的栖息之地;碰到恶劣天气,也是渡客的暂歇之地,可以喝口水,呱呱蛋。
  
  车渡是个千年渡口,昔日车水马龙,人声鼎沸,自有一派繁荣。如能跨越时空,回到那时,你会听到,又是哪个路客在吟唱:到了车家(介)渡,快活罩不住;到了车家岗,闻见粑粑香......怎搞如此快活?因为他们离罗小店近在咫尺,可以去茶馆里坐坐,歇歇,喝喝茶,吃吃这一带著名的油炸点心粑粑、米饺、糍糕、狮头等等。
  
  世易时移,合肥至三河铺通柏油路后,古道上的路客一天比一天少。九十年代开始,家乡外出打工的人越来越多,那时的古道仍在,只是茅草从杂,路面变窄了,古井依然,只是废弃不用了。现在,古村落逐渐消逝,古渡头沦为当地野渡。
  
  每每回乡,总让我徒生感慨。美丽的古道,美好的童年,我轻轻的来,而你悄悄的走......
  
  真是多情应笑我,感慨之余,我扪心自问,今天的家乡发展难道不值得自己高兴和赞美吗?如今,环巢湖旅游区的建立,给家乡带来了良好的发展机遇。家乡交通四通八达,村南圩梗上古商道已经铺上了柏油,直通三河。古渡上一桥飞架南北,村北柏油路西接合铜高速,东连环湖大道。优美的水乡,河蜿蜒到哪里,路伴到哪里。
  
  悠久的古商道将获得重生,我将沐浴幸福阳光,一路赏去,微笑拥抱家乡更加美好的明天;我将如向日葵一般,美丽绽放,热情迎接家乡每一天煦暖的朝阳。
  
  朱光明(荣生)随笔
  
  2016年7月25日
  
  
                         
上一篇:剃头匠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点评

最新评论:

美文欣赏
美文摘抄 经典美文 情感美文 伤感美文 爱情美文 原创美文
文章荟萃
爱情文章 亲情文章 友情文章 心情文章 励志文章 百家杂谈
散文精选
散文随笔 优美散文 抒情散文 经典散文 爱情滋味 感悟生活
心情日记
随笔 幸福 快乐 感伤 难过 无聊 思念 寂寞 随感
诗歌大全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诗歌 伤感诗歌 赞美诗歌 谈诗论道
短篇小说
爱情小说 青春校园 都市言情 故事新编 微型小说 现代小说 小说连载
故事大全
情感故事 感人故事 童话故事 爱情故事 哲理故事 鬼故事
好词好句
经典句子 爱情句子 伤感句子 哲理句子 搞笑句子 唯美句子 英文句子 个性签名
作文大全
小学作文 初中作文 高中作文 中考作文 高考作文 优秀作文
周公解梦
笑话段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