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中的红蜻蜓

2019-09-16 07:54
人生最幸福的事莫过于幸福的童年。 对于七八岁讨人闲我们,暑假是最开心的最快乐地,再也不用背着书包去上学了,再也不用看着老师苦瓜子脸的,我们就象脱缰的野马,无所顾忌戏...

  人生最幸福的事莫过于幸福的童年。
  对于七八岁讨人闲我们,暑假是最开心的最快乐地,再也不用背着书包去上学了,再也不用看着老师苦瓜子脸的,我们就象脱缰的野马,无所顾忌戏说我们的愿望梳理那奔波的梦幻的季节。每天上房捉小鸟,爬树掏鸟蛋,林荫下,我们做在村旁的碾盘上坐着不懂游戏,夕阳下我们卷着裤管,在小溪里摸着小鱼小虾,溅起的水花,印在笑意盈盈的阿娇的俏脸上,晚霞中红蜻蜓相互嬉戏着。游戏重复多次就变得单调了。不甘寂寞的我们总会别出心裁让家长们心惊肉跳。
  八月是北大荒收获的季节。
  场院里装满满满的粮食,扬长机欢快地向空中吐出来条条金色的丝带,犹如彩练当空舞,那台台装载粮食的汽车忙碌着。丰收场景也深深地渲染我们这些小家伙。我们精神抖擞各个就象小飞侠,在晒场的院墙上相互追足着嬉戏着,我们这些举动总是招来大人们声嘶力竭的怒斥,于是我们象炸群的小鸟一样,四处逃散,然后,惊魂未定的小飞侠们慢慢在聚一起。根据地一天天被缩小,需要我们去开辟另一片天地。每天家长们总要对我们这些小伙伴们千叮咛万嘱咐,不要到狼洞沟去玩,有狼会吃人的,那里很危险对于狼的认识就是在家长叮咛中认识了北方的狼。好奇驱使勇敢地心,去看看陌生的朋友→狼。在那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我们带着疑问和困惑去狼洞沟探险。其实,狼洞沟离村子不算远,他在村子西边,去狼洞沟必须经过那一大片果树园,八月份的时候,正是压满枝头,硕果累累,果香满园收获的季节,果园里看林人有条猎狗,因为它和果园边狼洞沟的居住的狼是邻居,据说曾经和狼单挑,虽然在那次搏斗中,失去一条腿,从此,村子里不再丢失猪,羊,鸡,鸭,鹅,那匹狼似乎和猎狗,达成某种协定,井水不犯河水,老死不相往来,这条猎狗也每天巡视,捍卫他的果园领地,从此人们给这条三条腿的猎狗叫英雄。要去探险就不能让大人们看见,否则大人们会阻止的。条条大陆通罗马,也只有迂回前行的。蓝天白云下,远处的羊群恰是滚动的白云,马群恰是散落在草原上的珍珠,牛儿忧闲自得吃着青草,彩蝶寻觅花儿,翩翩起舞,那不知名的花儿也争奇斗艳,脚下的青草,软软的,犹如神话中地毯,看到眼前的美景,让人感觉神清气爽,仿佛置身于浓墨山水画,人在画中游。为了早早见到狼,顾不上欣赏美景,穿过月亮滩,来到月牙泉边,捧起一捧月牙泉水,清凉甘甜沁人心房,一种酣畅淋淋的超爽,美极了,我们放眼望去,狼洞沟就这样,静静地,在我们前方,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感,让我们特别亢奋,向一泄千里的奔腾的钱塘江的大潮,撞击着、拍打着、不可抗拒着,我们这些小伙伴一如反顾跑向狼洞沟。我们在沟底并没有发现狼洞和狼,这多少让我们有些失望和困惑,还一直埋怨家长不让我们来这里玩,这也没有狼啊!当我们攀岩狼洞沟一半时,我们发现了一处浓密的蒿草,把蒿草扒开,露出一个洞口,洞口边上有五六个憨态可掬的小狗在玩耍,这下又激起我们爱玩的天性,每个人抱起一只小狗,沟上沟下的发疯似的玩耍,我们的笑声歌声在狼洞沟的上空飘荡而此时此刻的危险正一步步向我们逼来,林子里的小鸟胆却的底下头不在言语,荒草里的小野兔,惊恐不安地望着疯狂地我们,忘记放下竖起的两只耳朵。果园的看林人站在沟上大声急呼:快放下,你们抱的是狼崽,不要小命了,母狼回来了,快点上来。而他的身后英雄不断地低沉怒吼,或许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不安吧,毕竟狼会吃人的,我们央央不快放下小狼,迅速爬上去,站在看林人的边上,顺着看林人手指方向望去,沟底不远方的荒草一阵晃动,一只青色托着大尾巴狗的模样钻了出来了,它似乎觉察到了什么,不安地惊恐地烦躁地往半坡狼洞跑去,当它来到洞口时看到几个小狼安然无恙后,迅速地吐出来一块块食物,小狼们露出它们本来的面目,争抢着撕扯着食物,此时母狼也平静了许多,安静地躺着地上,不时看着小狼们,生怕它们在眼前消失。这是最近距离观看母狼喂小狼的一幕。而事后一个多月,狼洞沟的狼消失了,连队的牧马人看见一只母狼领着五六只小狼走了,进了老黑山。时隔三十多年回想起来,狼的消失,大概和我们去狼洞沟的探险有直接的关系吧或许让狼感到不安全吧。现在想想,如果英雄不去巡视领地,看林人不及时出现阻止我们抱着小狼,母狼回来后发现我们,一定狼性大发,恐怕我们的性命,早就葬送狼嘴,后果可想而知了。
  记得当时,看林人把我们实实在在训斥一顿,临走时再林子里采了一些野果分给了我们。夕阳下,油菜花格外的美丽,采蜜回来的蜜蜂,落在路边蜂箱上,竟然有序进巢而晚霞中的红蜻蜓不时地在我们身边飞舞着。或许一个下午的探险,让我们身倦疲惫,各个在兜里拿出来野果充饥,那涩涩的酸酸的倒了牙,也不知道是哪个小伙伴把野果高高地抛向空中,这神奇的一抛,而回落的野果正好击中蜂箱盖上,被激怒的蜜蜂,倾巢出动,铺天盖地向我们袭来,可想而知的狼狈像,只记得那次是哭着跑着回家的。
  哈哈,我的童年也疯狂

                         

CopyRight © 2019 Www.Mangogame.Net. 芒果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