凋落的花蕾

2019-08-13 03:18
1988年春天,颖正上初三,那时的她心无旁袤,学习刻苦,成绩也非常好,数理化的题目老师在讲台上刚念完,她就写出了答案,英语成绩更是不必说。一次考试,有道非常难的数学题,...
  1988年春天,颖正上初三,那时的她心无旁袤,学习刻苦,成绩也非常好,数理化的题目老师在讲台上刚念完,她就写出了答案,英语成绩更是不必说。一次考试,有道非常难的数学题,全班就颖一个人做对了,在86届是一个外号三老虎的男同学一人答对的(他就是颖现在的爱人,两人先后共一个初三班主任),那次班主任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说看看伍春颖,一个应届生常常能考出这么棒的成绩,她的一只脚已经跨进了师范的门了!你们当中竟还有不用功的,不会觉得不好意思吗?那时颖两耳不闻窗外事,埋头读书,老师那番话让她深感意外,心里不禁暗暗叫苦:老师啊,话说到这个份上,日后若出个意外怎么办?但当时在大家眼里她就是一个佼佼者,前途一片光明!
  颖原本在应届生里常常保持第一名,病情困扰后成绩急剧下降,那年中考,她只以609分的成绩被都昌第一中学重点班录取,按理来说只要她继续努力,前程还是充满希望的。可是突然离开父母的视线,颖便不知不觉地改变了努力学习的乖孩子模样,恢复到了小学时候的不良状态,课后唱着不合时宜的黄梅戏,高一上学期结束,她的病痊愈了,可是之后颖就几乎没再用心读过书,硬生生地让自己在三年后名落孙山!1991年下半年,她加入了补习的队伍,一直自以为天资良好,却从未想过自己竟会摔了这么一跤,狠和痛只有她自己才能深切体会得到,悔恨交加之余,她便发奋努力,想重新给自己一次考取大学的机会。因而那半年的时光里,颖非常勤奋,偶尔的数学测验也会得上第一名,但不管总分如何不理想,她的英语成绩总是遥遥领先,语文也没掉过队,只是理化生要赶上去就非一日之功。
  一个春风轻拂的晚上,下自习的铃声响了,想起还有些衣服没洗,颖和同桌同寝的丽霞打了下招呼,就沿着依旧通明的灯光走下楼去。,楼道的台阶都是水泥地面,全校就只有这一栋教学楼,教学楼前是唯一的操场,设有唯一的篮球架,操场前方就是男生寝室。校园真不大,下自习了,周围热闹起来,一路有清脆的口哨声,盆桶的交碰声,还有篮球场上的嘭嘭声。颖径自走出教学楼,楼的左边尽头上个小坡就是卫生间,微暗的灯光下,厕所显得非常繁忙拥挤,厕所正前方种了两排高高的枫树和柏树,左边一列树的顶头就是女生寝室,右边树列种在坡的边缘,坡下就是操场。两排树之间没有路灯,教学楼的灯光从树的缝隙里斜照下来,斑驳的树影投在地面,显得无精打采,亦如疲惫的颖,春风中依旧散漫着一丝寒意!
  第二天走进教室,颖的目光不知不觉地投到了温的座位上,温看了看她,相对的目光都迅速移了开去,只给对方一丝微笑。颖的耳边老是响起温的话看书不下去,突然有种莫名的罪过,不由得地转过头去看看他上课的神情,几天过去了,颖总算慢慢恢复了平静。
  颖在床上躺了一天一夜,绝望的心情无处诉说,最终她用骨子里的坚强唤回了自己的心智!,她平静下来,拿着父亲给的初一初二的英语课本,自己摸索着思路备课。现在想来真是滑稽可笑,星期五颖还是一名高三的学生,星期天她在备课,星期一便走上了讲台,怪谁?怪她自己!也怪不给她机会的父亲,想着自己就这么失去了上学的机会,她脑海里闪现了温的身影,温应该好好学习才行,于是给他写了一封信,嘱咐他要珍惜机会,好好读书,温回信表示一定会好好读!为了不打扰他读书,颖没有再回信,直到那年的暑假,在县城的邵家街头,温与颖不期而遇,两人站在路边寒暄了十几分钟,他说因为没有考上大学,不好意思去看你,颖鼓励他接着读,他说到了学校再给颖写信,她把家里的地址给了温,并告诉他,父亲并不是真正为她的前途着想,代课只是让颖走出校门的借口。
  那年春节颖本没打算回家,为的是逃避父母安排的相亲,但温说要去她家看她,在小年那天,刚到院门口,温笑着迎了过来,看着心中思念的恋人,一种淡淡的陌生感潜在颖的心头,见面太少的缘故吧,相见的热度赶不上书信的温度!
  1994年正月初五,温再次来到颖的家中,在颖家里呆的前后两天,温亲眼目睹了不断来提亲的人,然而他始终没有正式向颖的父母开口。两人在街上漫步,讲着各自的经历,吃着同一包情人梅,他们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在颖的记忆中,仅仅一次手拉手便是他们恋爱的最亲热的经历。年前见面的那一刻颖的感觉或许就是对的,即使是真心相恋,也只是含苞中的花蕾,一份浓浓的青涩味!初六,温提出要回家准备行李,初八他要回汕头。颖送他去东余岭上坐车,两人沿着田间地头慢慢前行,那天阳光灿烂,却驱不走严冬的寒冷,心中的温情化解不了离别的愁绪!温幽幽地说道一个寒假下来,你家来提亲的至少有几十个啊!颖闻到了温的伤感,回应道谁能叫他们不来,我不理会就可以了,你为什么迟迟不向我父母开口?冬天的田野除了几处白菜地里镶嵌着几分碧绿外,光秃秃的田地显得特别萧条!站在颖的村口可以望见几里外的东余岭,几里路在两人的脚下走得那么沉重却短暂!等车的时候,两人站在路边聊天,车子没来,颖的妹妹却来了,歪着眼神喊道妈让我过来叫你回家,不去要挨骂的!,站在一旁的温不好意思地说你先回去吧,我在这等就可以。你先回去,我要送他上车,颖对妹妹叫道,身负重命的妹妹不断地催促,颖终于一步一回头地跟着妹妹走在回家的路上,留下温一个人站在冷飕飕的风里!
  那晚从父母口中得知:他们两次辗转坐车,终于到了靠近鄱阳湖的一个小村庄,温的家人热情地接待了他们,温的弟弟、姐姐姐夫都跟着去了汕头,留下身体一直不适的老母守护着那幢摇摇欲坠的土巴屋。温的家人说,让颖来吧,十八和大家一起去汕头。颖的母亲反复念着:真远啊!真穷!父母告诫颖,若是进了温的家门就得辛苦半辈子,颖对穷苦都不在乎,只是一个顾虑困扰着她:假如自己就这样去他家与其家人会合前往汕头,将来若是吵架不就要被人笑话是送上门的人么?颖思虑再三,觉得还是自己一人去比较合适,然而就是这个犹豫不决的念头让颖跨向了人生的另一条道路。
  平与颖的父亲在厅里滴滴咕咕,两个小时后,父亲宣布,大后天订婚,颖闻听如雷灌顶,这才认识两个小时,你就要将我终身定给一个不了解的人吗?父亲依旧摆出强硬的姿态我了解就行!母亲摔着火钳,也跟着帮腔,今天这事你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若不同意,以后就不再管你了!颖多么希望有双手能拉她一把,那时书信往来一回就得半个月,这迫在眉睫的辣手事如何等得了温的回信,心灰意冷的颖也不知道温的真正想法,订就订吧,大不了半年后就退婚颖哭喊着,可是对于生长在农村的女孩来说,订了婚就等于是订了脚,退婚谈何容易?舆论的压力就会让全家人抬不起头。
  二十二年过去了,颖一直没再见到过温,只听说他多年前就在省城工作,是国家级报刊驻江西站的主要负责人,他始终奋战在自己喜爱的职业生涯里,颖却干着一生不为所动的行业,旧的时光渐渐远去,一切美好、一切伤悲都在沉淀的岁月里浓缩成一朵含苞欲放的花蕾,定格在颖的脑海里!今生见或不见,心中都许一份深深的祝福,愿漫漫人生路中,你我各自安好!
  
                         

CopyRight © 2019 Www.Mangogame.Net. 芒果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