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老头买母猪

2019-09-06 17:37
徐老头买母猪 文//杨远煌 一 60来岁的徐老头没有多读书,就凭体力在农村劳作生活了一辈子,生是农村的人,死是农村的鬼了。年轻时候的事就甭说了。到年纪活了一大把,徐老头对现...
  徐老头买母猪
  文//杨远煌
  一
  60来岁的徐老头没有多读书,就凭体力在农村劳作生活了一辈子,生是农村的人,死是农村的鬼了。年轻时候的事就甭说了。到年纪活了一大把,徐老头对现实的事看得准,悟得妙,操作得也很到位。
  
  徐老头住的那个湾子有好几十户人家,没有一个夹米房。徐老头便买来微型的半现代化的碾米设备,给农户碾米,赚取油糠。用赚取的油糠养猪,这样又可以赚钱。养猪的规模虽然不大,田依然种着,贴补家用没有说的了,徐老头何乐而不为呢。
  徐老头家每年养着一头母猪,20多头肥猪。那头母猪已经老了,下不来仔,不换不行。徐老头酝酿着怎样换掉老母猪。经过多方打听,镇街道的郝兽医那经常有猪贩子去推销猪仔,可以帮助买母猪。
  月浩是一个老道的猪贩子,不仅贩卖小猪仔,还贩买贩卖母猪。那些下不来仔的母猪,或者品种不好,患病遭淘汰的母猪,病死了的母猪都被他们贩到省城的私屠乱宰点,扒了皮当牛肉卖。月浩贩来的小母猪仔,就是从湖南的土猪仔里挑选出来当做小母猪卖,利润比卖仔猪更高。
  月浩做贩猪生意真有他的一套把戏。每到一地,他都拉拢可以帮助销售猪仔的人。他不仅仅在本镇卖猪仔,还不远30公里,从他的镇到郝兽医所在的黄镇卖仔猪,郝兽医就被他当成帮助销售猪仔的人,他用小恩小惠笼络郝兽医,以达到自己多卖猪仔多赚钱的目的。
  郝兽医是个为人处事很有原则、很有规矩的人,凡事都表现的比较含蓄。他从来不接受别人的小恩小惠,也不接受别人的吃请。尤其象月浩这样的农民商人,从外到内都不愿意与他打交道。月浩是奔五的人,个子长得不矮,只是衣着从来都不讲究卫生,一副邋遢相。讲话更是粗声粗气。做生意唯利是图,不讲什么原则。每一趟去省城卖母猪的途中浑身不洗一身臭气就去嫖娼。郝兽医开饲料兽药店子,不喜欢打交道的人不能放在表面上,即使他没有生意可做,只能应付局面而已。月浩来去随他的便。象徐老头这样的人,那形象就更邋遢了,头发总是乱蓬蓬的,脸上脏兮兮象很久没有洗脸的样子,穿的衣服皱巴巴的,好象很多天没有用水洗过。在店子里,屁股一落板凳就翘起二郎腿,手伸向口袋里摸出香烟,其实是臭烟,立马点燃吸起来。吸一口呛一下,咳嗽出痰来,顺势吐在店子里的地面,然后用鞋底一抹,见了心里好烦。徐老头也不是店子里的生意客,郝兽医也不拒绝他的到来,随他的便。
  二
  这天,徐老头来到郝兽医的门店,说是想买两头母猪仔。郝兽医问徐老头有没有电话联系,徐老头说,没有,到时候主动的来。郝兽医表示,帮忙联系一下月浩。郝兽医当着徐老头的面打了月浩的手机说明情况。月浩说,过两天就运母猪仔到黄镇来。郝兽医担心徐老头到时候不好联系,叮咛道,过两天您一定来,不要误了事。徐老头满口答应下来。
  月浩按约定的时间,装着一车猪仔来到黄镇郝兽医的门店。月浩要郝兽医帮忙,从运猪仔的车上抬下来一个铁笼子,里面装着两头小花母猪仔。月浩说,我去别的地方卖猪仔去了,这两头小母猪仔是特地给徐老头挑选出来的,这两头小母猪各方面都很好。郝兽医说,不管你说的怎么好,人家来了说好就好,人家说不好就不好。月浩点着头说,是。
  时间即将到中午,徐老头来了。他看了一下两头小母猪。郝兽医很直白的说,决定权在您自己身上,买不买由您。您看准得了,以后嫌品种不好,不能下仔,或者有什么疾病,您责任自担就行了。郝兽医说,我只能起到一个提供信息的作用,我不从中赚钱,也不付任何责任。
  徐老头又仔仔细细瞧了一会那两头小母猪,经过讨价还价之后,说是只买一头。月浩把底线价格和开口价格都交给了郝兽医。郝兽医说,您当初不是说买两头,怎么就只买一头呢?原来徐老头耍了一个小心眼,说买两头比买一头更吸引猪贩子,更好讨价还价。经过讨价还价之后,郝兽医说,一头就一头吧。一头390元钱再不能少了,不然,就得我掏钱了。徐老头答应下来,摸了摸口袋,说,今天手头没有带多的钱,只有90元。郝兽医的妻子说,您特地来买小母猪,怎就没有带多的钱呢。郝兽医和妻子准备放弃月浩委托的这笔交易,无奈的对徐老头说,那就下次吧。徐老头说,你借给我300元,我过不了多久还给你吗。郝兽医沉默了一会,说,好吧,您写一张300元钱的欠条,最多一个月还钱。徐老头不想写欠条,郝兽医说,您不写欠条不行啊,这个是程序的事情。徐老头在郝兽医给的一张白纸上,用郝兽医给的圆珠笔,手颤颤抖抖的写下了字迹歪歪斜斜的欠条。徐老头从两头小母猪中挑选了一头回家去了。
  三
  时间一天天的过了一个月,徐老头不但没有出现在郝兽医的店子里,也没有出现在郝兽医的视线里。郝兽医和妻子只顾忙自己的,以为徐老头再过一段时间会来还欠账的。整个秋天过去了,徐老头没有来。整个冬天过去了,徐老头不仅没有来还钱,连一个信息都没有。徐老头究竟干什么去了呢?小母猪究竟长得怎么样了呢?连徐老头附近的人都见不到,想通过别人来打听打听消息都没有可能。
  又过了一个年了。郝兽医只是在心里惦记着徐老头这件事情,有时候和妻子谈起来,说,我们开饲料兽药店这么多年了,赊了账不守信用的人很多,只是这个钱是我们借给徐老头的,况且数字很小,徐老头究竟是什么原因不来还钱不知道。郝兽医暗暗的下定决心,有机会一定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这天,郝兽医和妻子正在店子里。妻子一眼认出来,徐老头在对门的兽药饲料门店买兽药饲料。郝兽医一看,果真是徐老头。郝兽医想,好你个徐老头,到别人家买兽药饲料,生意不到我家里来做,也不来还钱。郝兽医的妻子待徐老头买完兽药饲料走出了一段路,立刻赶上前去,叫住徐老头。徐老头右边肩膀上挑着一条扁担,扁担的两头是两个尼龙袋装的兽药饲料。他正在往前走着,想走到市场那坐客运班车回家,压根儿没有想到后面会有人追上来。郝兽医的妻子说,您为什么不来还我们家的钱?徐老头眼见溜不掉,说,我马上就来。徐老头把担子放在菜市场里一位卖肉的摊点那,来到郝兽医的门店。
  郝兽医问道,我借给您的钱不是说好一个月还的吗,为什么过了一年了,您还不来还钱?
  徐老头说道,母猪已经死了。
  郝兽医感到意外,没想到徐老头会说出这样的理由。
  郝兽医说,母猪死了也应该还钱给我呀,我当初已经讲好了不负任何责任,母猪不是我卖给您的。
  徐老头坐在郝兽医的门店里只顾抽着臭烟,一下一下的咳嗽,一口一口的吐痰。郝兽医只能忍着,这老头是不是假说母猪死了想赖账?!待我来是他一试。
  郝兽医问徐老头,您家的那头小母猪什么日子得的病?
  徐老头答道,买回去喂养了一个多月就发了病。
  郝兽医继续问道,病猪什么症状?
  徐老头,发烧,不吃食。
  郝兽医,用的什么药?
  徐老头,青霉素。
  郝兽医越问越觉得徐老头说的话不真实,因为徐老头根本没有想到郝兽医会来这一套,回答起来吞吞吐吐。这给了头脑敏锐的郝兽医正确判断徐老头是想假说母猪病死以此不想还钱。
  郝兽医为了揭穿徐老头的狡诈,继续问道,找那位兽医诊断治疗的?检查过体温吗?少多少度?
  徐老头说,自己买药给母猪打针。
  郝兽医追问道,退烧用的什么药?
  徐老头好几点竟然说不上来了。
  郝兽医这时候不再绕弯子,直截了当的说,您就不要以母猪死了来赖这个账了,即使母猪死了也得还钱,不然,这世界上谁还肯做好事。徐老头只是不做声。郝兽医意识到,看样子徐老头是不会轻易还钱的。郝兽医的妻子想说什么,郝兽医制止了妻子。郝兽医对徐老头说,不用说了,这个钱,您徐老头非还不可。您今天手头有钱就还吧。徐老头只是不言语。郝兽医已经想好了怎样来对付徐老头了,就让徐老头离开店子回家去了。
  四
  待徐老头一走,郝兽医对妻子说,徐老头的母猪肯定没有死,他是想假说母猪死了赖账。你抽个时间去一趟他家里去查看,他家里的母猪没有死的话,也好堵住徐老头的嘴,看他再找个什么理由来赖账。妻子问道,你怎么就知道他家里的母猪没有死呢?郝兽医很自信的答道,徐老头没曾想到我会问得很详细的,答复起来前言不搭后语,他说猪发烧,说不出用的什么退烧的药物,自己给买的药猪打针怎么会不知道,说话吞吞吐吐的,心里有鬼。
  天下起雨来,虽然雨下得不大,但是,出行不太方便。徐老头住的村子离街道有8公里路,有三分之一的泥土路,总不能这样一直等下去,春雨下起来日子长短难以预料。郝兽医的妻子越想越气愤,巴不得立马去徐老头家里看看。
  这天天气没有晴起来,只是雨暂时住了。妻子便对郝兽医说,骑自行车前往徐老头家。妻子骑了一段路,泥土路上,妻子推着自行车艰难前行,行一小段路,车的轮子和挡雨壳之间被湿泥土塞满,推都推不动。妻子在路边的树上拌下一根小指头粗细的树枝,用力的搓走阻止自行车前进的泥巴。走一段了又重复着这样。妻子心里真是很焦躁,到了地方,他家的猪没有死的话,得好好的骂那个老家伙。
  妻子好不容易到了徐老头住的那个村子,中途有一段路还把自行车扛在肩上步行。妻子打听到徐老头住的房子,可是,铁将军把门,徐老头不知去了哪里。妻子一边等徐老头回家,一边向他的邻居打听母猪的事情。邻居说,他家的母猪还在猪圈里喂养着,根本没有死。邻居对我的妻子说,不信,你去他屋后面的猪圈里去看看。妻子到屋后的猪圈里一看,果然那头母猪没有死,妻子认得那猪的毛色特征。妻子便在邻居家里坐了一会,等着徐老头回家。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到了下午3点多钟,徐老头从外面回来了。郝兽医的妻子对徐老头说,您今天还钱我吧。徐老头还没有想到郝兽医的妻子已经向邻居打听过,并且在屋后的猪圈里查看过,仍然狡辩的说,母猪已经死了。郝兽医的妻子再也按捺不住,拿出手中的欠条大声的高喊道,你这个老家伙,我借钱你买的母猪,即使母猪死了也得还钱,何况母猪没有死,你的良心被狗吃了。这时候,左邻右舍听到妻子大声的叫喊出来探看,郝兽医的妻子抓住机会,述说徐老头的狡诈与不守诚信。那里的人们本来没有直接的表现自己的态度和观点,徐老头在村子里的人缘关系并不好,大家只不过住在那里,不至于得罪他,不理会他便是。郝兽医的妻子大声喊道,这好事还有人做。徐老头很尴尬,喊郝兽医的妻子到屋里坐坐。郝兽医的妻子一个劲地说,你今天要说不还钱,我就不走了,一直在这里喊下去。徐老头只好从房里拿出300元钱交给郝兽医的妻子,取回欠条。郝兽医的妻子回到家里早已经是汗流浃背了。
  2016年1月16日星期六
  
                         

CopyRight © 2019 Www.Mangogame.Net. 芒果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