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份的天空

2019-09-12 11:06
1 海鸥飞鸣,海浪轻逐,他与她,赤着脚,缓步在海滩上。 她在前头走着,海风吹起她的长发,她转过她那张恬静的脸,看着他,笑了笑,嘴角荡起两汪水涡。他醉了,痴立着,看着她...
  1
  海鸥飞鸣,海浪轻逐,他与她,赤着脚,缓步在海滩上。
  她在前头走着,海风吹起她的长发,她转过她那张恬静的脸,看着他,笑了笑,嘴角荡起两汪水涡。他醉了,痴立着,看着她站在海水里,袅袅婷婷,似洛水之神,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但无论怎样形容,都无法比拟得了他眼中的她这是他与她的第一次约会,他痴望着她,心如潮水涌动。
  2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张爱玲说的,缘份。
  所以,隔了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他还能遇见她。
  年关回家,挤压压的大巴车上,他与她的座位竟连在一起。久别后,不经意的重逢,两人都不约而同地叫了起来,嗨!你怎么在这里?那种激动,他与她,几乎要雀跃相拥了然而激动过后,归于平静,反倒陌生了起来,他与她的脸都飞着红晕。
  你回家过年吗?她用柔柔低低的声音询问他,眼眸透着惊奇,粉红的脸,微微的兴奋。
  嗯,你也是吗?他飞快地看了她一眼,他整整思念一年的女孩。
  砰砰他的心闯进了一只小鹿,蹦跳着,寒冷的冬天里,他手心竟出了汗。那张美得令他窒息的脸,使他心脉紊乱。不敢看她,他的眼只好望着窗外,来掩饰内心的慌乱。
  虽然,心中有过无数次的期待,期待能再次遇见她。无数次的想象,想象遇见她的情景她像一只美丽的蝴蝶,飞到他思念的窗口上,停靠在那里,伴着清风,明月。他上前去,轻轻地向她打招呼:嘿,原来你在这里。说不清的宿命的缘。
  然而真地相遇了,竟无语了。那些想了无数次要对她说的话,面临了,却一句也说不出口。
  大巴车摇摇晃晃地,他的心也摇摇晃晃地。恍惚,似梦,身边的女孩,是真坐在身边?抑或,太深的思念,他产生了幻觉。
  一路上,他的眼都看着车窗外,似看风景,只是偶然想起什么问题,才回头问她一下,其余的时间,他只听到自己的心在砰砰地跳!
  十几个小时的车程,往日回家,他都觉得太久太久,此时他却愿意一路这样颠簸下去。偌大的一个车厢,嘈嘈杂杂一堆的人,可以一概不见了,车里,仿佛只有他和她坐在那里。他愿这样坐着,一生一世。
  临下车了,他开口问她,什么时候回省城?
  大概初三吧?依然是低低柔柔的声音传入他的耳际,令他心醉。
  哦,我要初五回去。她没问他,他只好自言自语。
  各自拎着行李,他与她,道了个别,便个走个的路。而他的魂却随她而去。
  3
  他失魂落魄地游移着双脚,慢慢地走着,想起,一年前,与她,初次相识。
  初次,见到她,那时她刚来医院实习。他虽才二十四岁,但已是这家省级医院的医生。他与她的带教老师是对班。她穿着白大褂,戴着帽子口罩,因为个子又高又瘦,站在一堆的实习生中,显得有些拘束。他不由多看了她几眼。
  下了班,他脱下白大褂,清清爽爽地走出科室,迎面走来一个高挑的女孩,蜜色的皮肤,浓眉大眼,鹅蛋脸,麻花辫子缠绕在胸前,T恤衫,牛仔裤裹着修长的双腿。她走着,像一串跳跃的音符。
  他疑惑着,似曾相识。怕她羞涩,不敢多看。他低了低头,眼角带着她的衣袂,与她擦肩而过。隐隐一阵茉莉香,直达他的心扉。
  再次见到身穿白大褂的她,那口罩与帽子之间,乌黑的眼眸,他认出她就是那个麻花辫高个女孩。
  此后,他时常默默地关注着她,一个温柔婉约的女孩,与患者交流,她轻声细语,像涓涓细流,即使他站在离她很远很远的地方,他也能感知得到她的温柔。
  见他,她总是低了低头,避开他的眼。他不与她对话,她也绝不轻易开口。只在偶然的对话中,得知她与他同乡,而且同在一个小镇上。
  他,俊朗、豪爽、清明、像一颗挺拔的青松,苍翠劲直。他的书柜里有着一叠的情书,这些都来自他所在的医院,许多年轻护士之手,他全都原封不动,他不想知道她们是谁,这样他才能泰然处之。他有他的选择,他要追求他所追求的。
  她的出现,他的心起了涟漪。但她毕竟还是个未从卫校毕业的女孩,在他还未确定他心的航向之前,他不想伤害她。
  实习结束了,她离开了医院,从此他的心便不再完整,她带走他一半的心。
  她没再来医院,他也没去找她。虽然他知道她的学校,但他不想惊扰她。他想,再等一段时间吧,如果被她带走了那一半心,随着时间的推移,回来了,说明他对她只是一时的爱慕。
  谁知,这是剪不断,理还乱的思念。也有过几次,徘徊在她校门口,但终究还是没进去找她。他只好在繁忙的工作中遗忘了自己。
  4
  没想到还真地遇见她了,在年底回家的大巴车上,这令他欣喜若狂。他本应该抓住这个机会,但他没有,连一句对她表好感的话也没有。也不知为什么,他会这样一次又一次的错过机会,也许有太多的顾虑,家庭的,工作的,他向来不是个冲动的人。虽然此时,他有些明白了心的航向,但他还是个年轻的舵手,在他还未确定他是否能抵抗了风风雨雨的袭击时,他不敢轻举妄动。
  不是怕承担不了,是因为爱,所以他小心谨慎。如负她,他宁可负自己的心。
  真是冥冥注定的缘。初三的那天,医院有事要他提前回去顶班。拥挤的大巴车上,他竟又遇见她。她站在车头,抹着泪。他叫了她几声,她没理他,正专心致志地哭着。他忐忑了起来,她的泪啪啪落在他的心里,拍打着他的心瓣,令他的心不能正常的跳动。他从座位上站起来,挤到车头,不容置疑地一把抓住她,把她按在自己的座位上,自己站在她的身边,默默看着她低头哭泣的样子。
  那时,他好想紧紧地拥住她,她是他生命的琴弦,没有她的伴奏,他将五音不全。
  还是没有留下她的通讯方式。因为她始终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只一味地低着头,并不理他。车至中途,有许多人下车,车尾多出许多的空位,于是他便坐到后头去,他不能跟他的腿过不去,毕竟还有好几个小时的车程。
  车至省城,下车,她回头与他淡淡地打了个招呼,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他几次想叫住她,但终哑然。他惘然若失看着她远去的背影,直至她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
  他再次与她擦肩而过,他是在考验月老的信心吗?多次抛到他手里的红线头,他就这样轻易的放过了。这可是可遇不可求的缘份,前生500次的回眸才换得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而他与她,一次又一次的相遇,这又是几生几世修来的缘!
  难道他还在怀疑自己的感情吗?不,她是他心的航向,她是他的启明星,她在指引着他,此时的他已不怕风风雨雨的阻扰,因为爱,使他的内心变得强大。
  但他怕炽热的爱会不小心灼伤了她。如果伤她,他宁愿伤自己。
  5
  终于,他还是按捺不住自己的情感,去找她了。到她学校,她已人去楼空。询问学校的门伯,才知道她毕业了,回乡去了。此时他,已不能坐等,再次的相遇了。没有她,他的心将居无定所,终日漂泊。
  寻寻觅觅,有意无意,只要他有回家乡。还好知道她与他同在一个小镇上。
  大街,小巷,公园,河畔,他一一走过,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一天两天,一月两月,他一定要找到她。
  落日熔金,暮云合璧,她人在何处?众里寻她千百度。他漫步家乡的河畔,心如凄风苦雨。
  蓦然回首,她却在灯火阑珊处。这是世上最令人荡气回肠的邂逅。
  他见到她的那瞬间,他眼里的所有的一切全都刷白了,只剩下一个她:衣袂飘飘,飘飘若仙。
  他的心窜出了他的喉,他用近乎颤抖的声音叫她,没有回应,再一次大声叫她,才回头。见他,她惊立不动。
  柳枝柔柔,浅浪弥弥,愁肠寸寸。他与她,肩并肩,走着。
  找到工作了吗?他问。
  嗯,在镇医院里。她回答。
  哦!他本就不善言辞。原想,将思念乘月华倾述。但太多的思念,竟不知从哪里说起。于是沉默,走着,听着夏虫的低鸣,和衣角的窸窣声。
  到你家坐坐。他提议到。此次,他不想再错过她。她没有拒绝,大方地点了点头。
  坐在她家的厅堂里,隔着茶几,他与她面对面的坐着,饮茶。他一杯一杯地喝着茶,她亦一杯一杯地为她添上。虽然喝了很多的茶,但他还是感到口干。初夏,燥热,茶水变成他的额头微微的汗。头顶的白炽灯,引来了一群的小青蛾,缠绕、碰撞,追随着光,是它们所热衷的,即使粉身碎骨。小青蛾,给了他勇气。于是他开始滔滔不绝,他的工作,他的思念。
  她瞪着杏仁眼,直愣愣地看着他,她不知他有这么爱她。她呆呆地坐着,不敢动,她怕她的心会突破她的矜持,直奔他的怀里。
  原来,他也爱她,从来就不敢想。她的消瘦,她的孤寂,她的落寞,都是为了谁?
  缘份,是前世红尘中的他与她许下的约定,于是,他与她一次又一次的相逢。
  哦!对不起。她的泪朦胧了她的眼。她伸出她的纤纤素手,抚摸着他放在茶几上的手,她感知着他的手温,她要确定她不是在梦中。
  6
  他是多么闪亮的一个人,在他的那个医院里,他是多少年轻美貌女子眼眸的聚光点。她都不敢多看他,那时她才十九岁,腼腆羞涩,朦胧的爱让她迷失了方向,同样让她惊慌失措。但他极少与她聊天,即使,她有意透露她与他同乡。他与她也始终保持着点头之交,她的心烧着一团的火,嚯嚯地,却被他的冷淡给浇灭了。虽然她从没表白过,但还是认为自己还来不及恋爱,便失恋了。她带着失落的心走了,消失在他的眼里。她一直认为他不爱她。
  既然那么爱她,为什么大巴车上不理她。她暗暗在心里责问他。
  那次,年关,大巴车上相遇,让她既惊喜又害怕,但更多的是期待。可他对她,除了问候,一如既往的冷漠,头朝窗外,连看都不屑地看她期待的心受了重挫,回到家里,对着镜子,她大哭了一回。
  还在记得他的冷漠,年初三,离开嘘寒问暖的父母,寂寞再袭心头,她不由得哭了,站在车头。他叫她,她不理他,她没想到还会遇见他,被他见到她在哭,她觉得难堪。然而,那时泪腺却决了堤,不再由她控制
  她毕业了,回乡了,她找到了工作,在镇医院里。
  她的美丽,她的温柔,她的善良,她的婉约,她的真诚,捕获了镇医院里所有医务人员的心,都诚心诚意地待她好。因为爱,所以成长。她感到快乐、知足,但对他,仍是难以忘怀。
  家乡的河畔,是她的最爱。杨柳依依,路灯朦胧,迎着初夏的微风,漫步,她觉得舒心,惬意。
  身后有人叫他,那梦中等候千百回的呼唤。
  没有想他,清醒着,竟也会梦寐。她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没有回头,继续着她悠闲的步伐。
  真地有人叫他,她站住,回头,见他,在她的身后不远处,她惊立不动
  哦!对不起。她泪眼婆娑,她伸出手抚摸着他放在茶几上的手。他反手握住,梦中牵过无数次她的手,温润如玉的手。
  不知彼此的心,让他与她错过了一次又一次相爱的机会,但也许这也是上天有意的锤炼,彼此的心。
  明天,一起去看海。他约她,这算是正式的约会了。她点了点头,心灿灿如花。
  7
  海鸥飞鸣,海浪轻逐,他与她,赤着脚,缓步在海滩上,一前一后。没有语言的交流,只有心与心的交汇,无声胜有声。他守护在她的身后。柔软的海沙上,他的脚印盖住了她的脚印,不是有意的,是步伐的大小一致,两人的脚印竟重叠在一起。从此他们牵手,行走于缘份的天空下。
  你相信缘份吗?那以后,我们真的好相爱!她躺在我身边的一张客床上。与她一同出游,同住一舍。她讲述着她的二十年前,爱情故事。
  信!我毫不犹疑地回答到。
  那时,我们真地好保守,明明相互爱着,却不敢轻易表白。不是他下决心找我,可能我们就错过了彼此她继续说。
  不会的!我说。缘份,命运纠缠在一起的丝线,扯也扯不断,分也分不开。
  他真地好爱好爱我!比我爱他更胜,我夜班,他十几年如一日地接送,风雨无阻,用脚踏车,用电动车,用小车。她抬着头痴迷地望着天花板,继续动情地说。
  我抬起头,看着她甜蜜的笑,我也由衷地感动着。生活是厚爱善良美丽真诚的人。
  那以后,他与她,约会,恋爱,当然,其间也有些风风雨雨的阻扰,但这都无法抵挡得了两颗如磁铁般紧紧相吸的心。
  缘是天定,份在人为。没有天荒地老,海枯石烂的誓言,这些誓言是讲给那些对爱情不自信的男女听的。只有彼此相惜,相爱,相敬,才会走得更加永久。
  而我,一个倾听者,用键盘敲打着,他与她,芸芸众生中,一对凡夫俗子的爱情故事。没有你死我活的爱情情节,没有大起大落的情感纠葛,可就凭这一次又一次的相遇,在茫茫人海中,就足以让人感动久久。
  不是遇不到彼此,而是缘份未至。
  不是找不到彼此,而是爱的不够。
                         

CopyRight © 2019 Www.Mangogame.Net. 芒果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琼ICP备1300030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