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文学提供海量的短文学、文学名著、散文、诗歌等作品!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 > 微型小说 >

三月三

2019-09-16 02:41
那几年中考同现在的高考一样,只要考过了分数线,就可以上中专,上某某学校,毕业可以分配到社会各个重要部门担任要职。有几个同学现在都已是县或镇上风云人物,几乎可以呼风...

  那几年中考同现在的高考一样,只要考过了分数线,就可以上中专,上某某学校,毕业可以分配到社会各个重要部门担任要职。有几个同学现在都已是县或镇上风云人物,几乎可以呼风唤雨了。条件不怎么好的,成绩还行的往往选择中考。我在离家不远的学校上学,到初三时校长说我的成绩还好有望来年考中专,要我把学籍让给留级生考,新生是考不赢,来年再给我办学籍。我希理糊涂的觉得是对我的照顾,像我这种没双亲的家庭能上初三就不错了,上高中参加高考梦都是不能做的,如今能去参加中考,也算有希望了。可不巧的是第二年这所学校取消了中学。于是托人找到了镇中学去复读。
  我被插到了三(3)班,都是陌生的面孔。已经上了两个星期的课了她才被班主任领到班里安排座位。这么晚来显然是复读生。她座位在我前面一排,偏一个座位的位置。谁也不知道谁,谁也不了解谁。班里有五十多个同学,有的是人。我很快和成绩有潜力的新生走到一起。每次考试排在前三十名的都是复读生,逐渐认识了一些展露头角的人。谁谁谁高考落榜,谁谁谁高几下来读初三的,又谁谁谁已复读了八年,六年,五年我想到了孔乙己,范进,想起了.......但为了个人的前程,又能顾虑多少呢?
  她文文静静,不怎么说话,个子不是太高,但头发很漂亮,留着长发而不夸张,适可而止,恰到好处。圆脸饱满白净,说话是轻声曼语像轻音乐,我有时故意找些问题去问她,她相当耐心讲解简直就是享受。其实我左右两边就是高中下放的,不论文理都是顶尖高手,我大可不必绕过他们去问她,以致有时搞出了小小的不好意思。我知道我心里有了小小的喜欢了,但这时也仅此而已。
  每天到班里第一眼就是看她来了没有,我总争取早些到,如果她在而别的同学还没来的话,我可以到她身边闻着她身上的味道,却装着去问她学什么。真是小小的甜蜜。
  三(3)班是人才聚集的地方。四个同年级的成绩竞赛排名我们班总在最前面
  前三名在我们班,后备力量我们班也是最强的。我们班有诗人,有个叫孙浩的写一手好字,他的行书写的相当的帅,看着字给人一种力量,让人热血沸腾,真的叫奇。他擅长写诗,写情书几乎是出口成章,文彩绚丽,情感丰富细腻,有气概,一泄千里,是全校出名的诗仙。
  另一位大侠叫郭鸣擅长音乐,那一日我去吃饭,听一宿舍有唱歌的特优美,禁不住去看看,见他面前摊一本乐谱,在唱,唱得直叩人的心弦。一曲唱完。我问他:你识谱?
  他点点头:这里都是新歌,不识谱跟着别人唱是不准确的。
  那一首歌要学多久?
  两三分钟吧!见他翻开一页,他嘴里念叨念叨几句就唱了出来,一个个音符跳着舞依次而出,清纯无比,我呆呆的听着,直到唱完,他说上课时间到了。我才想起我还没吃饭,耳边依然是他的歌声。
  说起定力我想没人比起李毅的了,一本空白临摹字贴写满了正楷,你绝不会说那是手写的,那一笔一划写的也只有中国汉字能发挥他的功力。
  当然也有奇人异人,比如下象棋却是相当的厉害,跳街舞出名的,什么打架独霸一方的,专业泡妞的,等等等等真是天生我才必有用,正是青春年少时。
  像我这样在里显得相形见绌了。我无意读了一篇文章,突发奇想写了一段文字,送给她看,要她给取个名,实则是卖弄。她看了后:你从哪抄来的?
  我写的只是想不到好的名字求帮忙。她想了半天就叫青春追梦吧。
  我也暗暗佩服她的想象力。后来我常写一些给她看,也让她参与进来,或修改或讨论后面的发展。学习上我数理化略强,她文科强些,我们互补。我身边的同学主动给我调了座位,好方便交流。显然周围人已对我们有了看法,只是我没想过罢了。每天总找机会接近,眼睛总在找对方,有时相视良久,心里像触电一般得到极大的满足。有时周日她回家我一整天心神不宁。我终究不知道我的成绩能否进步。这样愉快的度过了一学期,转眼到了年底,老师要我们每个人准备一个节目,举行年底联欢晚会。她唱了一首三月三,更是让我心醉:
  又是一年三月三
  风筝飞满天
  牵着我的思念和梦幻
  走回到童年
  记得那年三月三
  一夜难合眼
  
  春节虽然只有几天,我却象过了几年。正月初六正式补课,我早早来到学校,等待她的出现,她来了,默默看了我一会儿,我们便算是交流了,无需言语。
  过了年没过多久,大概一个多月有坏消息传来说今年复读生一律不给参加中考。一时班里人心惶惶,看书都是心不在焉。果然过了没多久,市教育局来人调查,这本是年年有的,都被学校应付过去了,但今年不同,谁扛谁下岗。教育局的人也没有打算离开的迹象。有好多学生叹气,感觉没了希望,我也是茫茫然,不知所措,心情一天比一天糟。班里乱哄哄的,不象以前那么紧张了。老师也不再管班里,有老师说得给学生泄泄气要不然到时会出事。
  有一天带我来的老师给我叫到一边说:我想今年不会紧,没能给你办学籍,打算找个学籍给你顶一下,现在看是不行了,谁扛谁下岗,谁也担不了,不过可以参加社会青年考试。社会青年,一个镇里不知一个两个名额,那么多优秀的哪轮到我。但嘴里还是应了一声哦就呆呆的出去了。
  第二天上课前老师通知没有学籍的全部出去躲一下,教育局的人来检查了。我们出去后新生们又调整了一下,让教育局的人看不出作假。
  我出来后不知该到哪里去,拿了两本书,不知不觉走到了小河边,时值盛春,到处是春花烂漫杨柳依依,也不知道她到哪儿去了,多想在这里能看到她。又想起她唱的歌三月三:
  
  记得那年三月三
  一夜难合眼
  望着墙角糊好的风筝
  不觉亮了天
  叫醒村里的小伙伴
  一同到村边
  怀抱画着小鸟的风筝
  人人笑开眼
  抓把泥土试试风
  放开长长的线
  
  小鱼儿在清清的小河里游来游去,蜜蜂死命的缠着花儿,花儿只得搂着蜂儿,害羞的,任它作欢,满世界都是春天的香气,我却像春天抛弃的孩子,可怜的为前途绝望着,又像是潮汐带上来,被小水坑留下来的鱼,在那一汪混水里挣扎。我拿出一张纸,想画什么,却是画不出春天,结果画了我的学校,我用铅笔画着,画了我的班,我的老师,还有食堂,宿舍,我觉得太亮了,不是我的心情,于是拿铅笔一遍一遍的加彩,一遍一遍的加彩。下午自习我才回班里,她转身看了看我,才见桌上的画。她拿起来诧异地问:这是什么?阴黑阴黑的?
  我画的画我们的学校。我感觉鼻子酸酸的,眼睛涩涩的。
  后来,每到检查我们都要出去,我深深的感觉那不是我的班,也有人不再到班里了。她也渐渐地很少呆在班里了,有时一两天见一回,我感觉越来越恐慌,有一次我憋不住了问她到哪儿了,她说在宿舍。后来她回来收拾东西,收的很慢很慢,我意识到了不妙,不再顾虑别人的想法了。问她家在哪儿,她只说在很远很远的地方。
  到了中考时,学校把我们所有复读生带到另一所学校考试。考试回来听了他们的谈论,才知道老师的亲近已连成一起,互相作弊。只是我比较愚木罢了。我却再没见到她,也没见她考试。中考过后我心情更是郁闷。
  中考分数下来后,我相处很好的新生大多考上了中专。老师的近i亲也都考取学校,他们来找我去玩,看他们考上了学校我也很高兴,同他们到学校,一老师喝的醉熏熏的看着我说:某某某是考取什么学校的?我窘的半天才说:我笨,没考取。他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你没考,我忘记了。从那后我深深的知道,我和他们已经不是一个档次的了。我也再没去学校玩。
  转眼又到了开学时间,老师来找我:你在读一年吧,有一个学籍已跟上来了,我也没可帮的人了,我可腾出精力来了。
  我摇摇头说:不考了。他见我说得果断,叹了一口气走了。我家庭一无所有,吃饭学费都成问题的,况且凡事都要付代价的。
  有一天,我看到了她的同桌,也是个女孩子,我们一个村的,我要了关于她的地址,我禁不住写了信问她还好吗?她很快就回信了。说信是她爸爸转寄给她的,现在她在一所园艺中专学校,她说考的是农校,考的题目很简单,只在內部课本里,并且会把课本寄一套给我。从那以后我每天都在盼信。过了一段时间,书寄来了。我们每一个星期都写信,她说她的学校,她的生活,并在学校里参加了摄影学习。字也写越来越好,写的很认真,一笔一划都是用心写的。我觉得她学得东西很快。我却我是停滞不前了,而且生活也没有着落,一切都那么苍白,无耐,我感觉我们是逾走逾远,已经不是一个层次的人l。我在痛苦中反思,我觉得我们不能再继续下去了,也不该继续下去了。我写信告诉她,我要出去了,我也不知道到什么地方信不一定收到了还是停了吧!
  我知道我该找个无人的地方,割舍我的过去,割舍我的感情世上再无我这人。
  后来,尽管有同学把她的消息告诉我,我始终没有去联系,社会已把我们割舍成两个世界,但我永远记得那三月三的歌:
  :
  如今每逢春风暖
  常念三月三
  还有画着小鸟的风筝和那小伙伴
  风筝懂得我的心
  朝我把头点
  牵着我的思念和梦幻
  永把我陪伴

                         

相关阅读

雪幕

雪幕 (一) 大雪下了好久,没有停的痕迹,仿佛要覆盖了这片土地。皇城披上了银装,护城河冰封。四野无声,一片寂静。随着大雪纷纷扬扬的落下,这片土地上那个曾横刀立马,征...

2019-08-09 04:38:16

盖章

小王生了儿子,生出来时缺氧,花了八千多元钱,主治医生告诉小王要参加新生儿保险可以报销百分之五十的医药费。 小王在镇农保所办好了一切手续,只要给村主任盖个章节就可以了...

2019-09-06 06:53:55

神的指示

一座高大威严的神宫中,玉帝气定神闲地坐在大殿当中。 普渡大神。一股强劲而又柔和的波动缓缓奔向台下的一位神仙。 小神在!普渡大神微微向前拱手道。 听说,世间之人多恶,心...

2019-09-15 12:49:40

猫情(狗事猫情鼠话小说系列之二)

沙岭山南麓的黑风寨里经常闹鼠患,硕大的山鼠成群,害得寨子里的人们天天唠叨着,吵着新族长兼村委会主任的甄慵甄大头,要求他尽快地帮村民解决鼠患的问题,甄慵主任被大家伙...

2019-09-12 04:05:36

忽而今夏,触痛流年

伊文在公交车上已经憋闷得头晕欲吐,一跳离开车厢里发动机轰起的阵阵汽油臭味,刺目张狂的阳光立马扑过来紧紧包围住,马路路面升腾起的热浪粘住衣服和皮肤,闷热的感觉仿佛一...

2019-09-09 15:47:37

闭 嘴

有一群人到山上去打猎,其中一个猎人不小心掉进很深的坑洞里,他的右手和双脚都摔断了,只剩下一只健全的左手。 坑洞非常深,又很陡峭,地面上的人束手无策,只能在地面喊叫。...

2019-04-07 15:01:26

李卫的人生(3)

刘平和朋友随团去南方旅游了,一周之后回来。 周六李卫没有外出,坐在电脑桌前看股票。李洪自己过来看老妈老爸,王晓荷没来。李洪进了老人的屋,老太太把屋门关了,然后就听见...

2019-08-30 16:41:10

潘局下棋

五星大酒店多功能厅,旌旗招展,热闹非凡。一年一度的##局象棋决赛在这里举办,昏天黑地,激战正酣。 执红棋先行的是局座老潘,执黑棋后走的是计调处顾边。两人都是经过苦战脱...

2019-08-30 13:03:28

无花树的故事

世上有很多人,在顺境中如鱼得水,尽情畅游,才美尽显。可是一旦遇到困境,就惊慌失措,才美顿失,甚至香消玉陨。走出人生困境才是生活的强者,厄运往往是引领你走向幸福的桥...

2019-09-16 04:13:15

生娃那些事

【一】 巧儿和大顺的结合,可以说是天赐良缘。巧儿家住在毛嘴镇的边湖村,大顺家则住在剅河镇的芭芒村。虽说是两个不同的乡镇,但是这两个村却是紧挨着的。因为这两个村都是各...

2019-09-01 19:28:54

念人:《追梦三部曲》第三部:情归南溪(八)

话说阿才,他没有经历过官场斗争,根本不知道官场这个坑有多深。在他的心目中,这次被陷害一事,鉴于自己不贪污、不受贿、不挪用公款,最多是丢官回老家罢了。可是,阿才想得...

2019-07-20 10:57:30

红军排长王德成(十七)

排长,老向还没有下来?钱排长带着战士们已经跑下后坡。何天宝忽地发现没有看见向开征,他马上意识到向开征还在山上,感到向开征危险!就马上快走到钱排长的跟前,对他说。...

2019-08-11 11:02:36

开满藏南山坡的野花 三过浅河爬山崖

同志们,前面是那林河。解放军边防连长王海刚回过脸对身后的战士们说道。这时,他们巡逻来到了泛着浅黄色的河边上。而河对面过去较远是几座非常高的山,两道呈炭黑色的往下倾...

2019-08-27 15:24:05

微小说《最后一次爱》

最后一次爱,一个带着对着屏幕敲击着电脑。她带着耳麦,将音量调到最大,听着一首首悲伤的歌曲。不经意间,眼眸湿润,她很想哭,但忍住了。 还记得兰心与他相识是在网络上,她...

2019-08-31 19:39:48

姐弟

大年初二的午饭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