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文学提供海量的短文学、文学名著、散文、诗歌等作品!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 > 微型小说 >

住房风波

2019-09-16 07:07
二、似是而非的爱情 小蕾和亮子一同进入了饭店,由于熟络的关系,亮子也没有问小蕾,就点了几道菜。蕾望着亮子,由衷地说:亮子,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还不知道啥时候能有房...
  二、似是而非的爱情
  小蕾和亮子一同进入了饭店,由于熟络的关系,亮子也没有问小蕾,就点了几道菜。蕾望着亮子,由衷地说:亮子,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还不知道啥时候能有房呢。亮子笑了笑:别那么客气!咱俩也算是从小玩到大的,谁和谁呀!蕾也感叹的说着:是呀!时间真快呀!你看,转眼就到了40岁了。咱都有那么大的孩子了。蕾自嘲地笑笑。亮子今天看起来很精神,深色的休闲西装里透出雪白的衬衣,头发短而精干。刀削般的面颊上双而大的眼睛透出炯炯的眼神,挺拔的鼻梁,紧紧抿起的嘴唇棱角分明。蕾突然望着亮子,有一种熟悉而陌生的感觉。亮子深深地望着蕾:你近来真的过得好吗?蕾的眼神闪烁了一下,突然地低垂下去:挺好的!她又怕他不信,赶忙抬起眼睛,补充道:真的挺好!亮子叹了口气:别骗我了!我也是一个人拖个孩子的人,哪能不知道那种苦呢?蕾再也回答不了亮子的话了。亮子自顾自的说下去:其实,都不容易。我当年也是因为自己在单位挣钱少,每天就想混着日子过。可是却没有想到,亏了曾今的家,亏了曾今的爱人。现在我为了女儿,为了自己,离开了单位,开始办公司,创事业,虽然这一路走来,挺艰难的,可是我心里充实。这每天活得有滋有味。可是每到夜晚,我也是孤单的,想想没有个完整的家,心里的遗憾真的很深。亮子望着蕾,眼睛里有闪亮水润的东西在抖动。其实,我很庆幸,可以和你领一回结婚证。心里也感觉甜甜的。蕾赶紧打断亮子的话:可那结婚证是假的。你不能认真!亮子笑了:我知道咱俩是假结婚。可就算如此,我心里也很满足。要知道,我从心里还是期待着可以有个完整的家,有一个爱着的爱人。蕾看着亮子,真诚地说:亮子,你那么优秀,你会得到你该有的幸福的!亮子再次笑了笑,对蕾体贴地说:快吃吧!别凉了。嗯!蕾再次埋头吃了起来。
  眼看就快进入夏,四月底的天气依旧凉爽,今年的春天是个多雨而温润的季节。蕾早早地就开始悄悄地关注着装修家居之类的消息。她总是利用休息日在各大建材市场转悠。遇见物美价廉的就赶紧订货。这样的忙碌让蕾欣喜而充实。
  正当蕾在这个星期天早晨准备出门继续转悠时,亮子的电话打来了:小蕾!我现在在你楼下,快下来,我陪你去建材市场!蕾听后很意外:你咋知道我会去看建材的?亮子在电话里嘿嘿地笑着:你就下来吧!我陪你去!蕾轻轻地笑了笑:好吧!我这就下来!蕾很快就下了楼,看见亮子在他的车里对她直招手。蕾坐进了车内,亮子就马上启动车子上路了。蕾歪着头,好奇地问:你怎么就知道我现在在买建材?亮子笑笑:这个时候,你不关心这还关心啥呀?蕾看看亮子:那你就带我去吧!帮我挑选吧!没问题,老婆大人!亮子欢快地答应着。要死呀!谁是你老婆!蕾气的脸蛋红彤彤的。
  进入建材市场,亮子就耐心地帮蕾挑选瓷砖,木地板,橱柜仿佛一个当家做主的丈夫在给自己的妻子出谋划策。本来蕾并不急着把这些东西一口气都定完。但是今天有了亮子以后,居然还给木地板和瓷砖都交了定金。亮子开心的对蕾说:今天办成了两件大事,咱该庆祝一下。我建议咱去附近的火锅吧?蕾不好决绝亮子,就点点头。于是,蕾和亮子就来到了火锅店,这家的火锅味道纯在,尤其是那牛肚,涮熟了蘸上佐料,吃到嘴里精道可口鲜美。更别说肥牛片、羊羔片、牛滑······想想都让人口齿留香,回味无穷。亮子一边布菜,一边体贴地给蕾添加碗料,夹吃食。让小蕾突然恍惚起来,感觉此时此刻,就像一位体贴地丈夫心疼着自己的老婆,尽心尽力的照顾,关心,爱护,保护着自己的爱人。蕾在心里自嘲地笑笑,觉得自己最近越来越不现实了。真的希望这次分房结束后,就不再和亮子有任何瓜葛。
  夜晚,蕾一人躺在床上,回想着今日的种种。亮子的音容笑貌越发清晰的映入蕾的脑海,这让蕾感觉无助的像个孩子,总希望将这份记忆用橡皮擦去,不再留下任何的痕迹。夜晚的蕾是孤单的,浓浓的夜色包裹着蕾,让蕾感觉无助和彷徨。谁不想有个完整的家?谁不想有个人来疼?谁不想拥有关心和照顾?可是,在蕾拖着儿子独自一人生活这么久之后,这些在蕾看来都已经成为奢求了。
  时间过得真快,夏日用它独有的炎热包裹着大地,眼前的一切仿佛都升腾起来。蕾站在打好地基的楼房前面,发呆地凝视着。楼房正在用缓慢的速度慢慢地升高,小蕾在心里幻想着高耸的楼房里自己的那个温馨的小窝,想象着自己在温暖的屋子里畅意的生活,脸颊不由得咧开甜蜜的笑容。正当她在畅想未来时,就感觉身旁有一股熟悉的气息。转头看去,原来亮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站在了蕾的身边。亮子一脸认真而诚恳的表情:蕾,我知道此刻的你很盼望能够早日住进新房。可是,这房子就和爱情一样,是急不得的。是你的终归是你的,不是你的强求也强求不来。蕾迷惑的望着亮子:你,究竟想说什么?亮子叹了口气:你真的不懂还是在装糊涂?蕾低下了头,眼睛里一片雾蒙蒙的,好像烟雨迷蒙的季节迷离的景色。蕾转身离开,只留下亮子一人在那里凝望。亮子看着渐渐露出地面的地基,自嘲地笑了笑,也转身向着蕾相反的方向走去。
  夏日就像树上的知了,喧闹了一个季节,就匆匆地退出了生活的舞台。蕾心里感叹着,这房子建的可真是缓慢呀!听说要盖上一两年才可以成型。蕾的期待就像春日里的幼苗,发芽生根,再茁壮成长,最终长成了参天大树。突然,蕾才想起亮子好久都没有露面了。晚上回到家,妈妈马上就围过来,对蕾说:知道吗?听亮子父母说,亮子生意好像不顺利了,听说赔了不少钱呢!蕾吃了一惊,连忙反问道:真的吗?咋没听说呢?妈妈还在那里唠叨着:就说做生意不可靠,这亮子也是,放着好好地工作不要,非要下海单干,这鱼没摸到,泥巴倒是糊身上不少。蕾无心听妈妈的唠叨,连忙对妈妈说:妈!我有事出去一趟!妈妈吃了一惊:这么晚了,你出去干嘛呀?蕾赶忙回答:有事情!和好友约好了,我才想起来!边说就边冲出了家门。
  出了门,蕾就赶忙给亮子打了个电话:亮子,出来,我想见你!亮子刚在电话里:嗯!了一声。蕾就补充一句:我在重庆家饭那里等你!就挂了电话。
  蕾先坐在了饭店里,饭店里此刻人员稀少,店里橘色的灯光闪烁着,轻轻地传来甜美的歌声,让店里温馨而舒适。亮子从黑暗的夜色中过来,走进店里,蕾细细的打量着他,亮子头发微显凌乱,脸上短而硬的胡子密布着,这让亮子显得颓废而狼狈。等亮子落座后,蕾心疼地追问:出啥事了?干嘛不告诉我?亮子抓了抓头发,嘿嘿地笑着:又不是什么大事,给你说干嘛!而且我早就习惯了。这生意哪能只赚不赔的,我早就适应了。蕾不放心的继续追问:不相信!不然你咋成这么狼狈的模样了?亮子看着蕾:你干嘛那么关心我?是不是爱上了我?亮子努力做出一副坏坏的样子,可是却掩盖不了他沮丧的神情。蕾无视了亮子的话语:别骗我了。给我说实话!亮子叹了口气:我不就是前一阵子资金被套住了吗?挺过难关,我就又是一条好汉!你需要我帮你什么吗?蕾不放心的问。亮子连忙摆摆手:不了,你的钱还要买房呢!其实,我也是急了,想尽快多挣点钱。蕾气恼的问:你要那么多钱干嘛?我不就是怕你到时候买房钱不够吗?想多帮你一下!亮子又嘿嘿地笑了起来。蕾听后心里突然一暖,但是嘴里还是不饶:谁让你帮!你又是我什么人?亮子眼睛一亮:你当然是我最重要的人了!咱现在从法律上讲就是合法夫妻。蕾瞪了亮子一眼,转身就想离开,但是亮子连忙抓住蕾的手:我陪你回去!太晚了!蕾点点头。和亮子一同走出了饭店,一路无语,只是静静的走在回家的路上。到了蕾的家门,亮子真诚地对蕾说:蕾!别替我担心,相信我!我会闯出难关的!蕾看着亮子,点点头,眼里淤满了泪花,无声的哽咽回到了家。
                            

相关阅读

红军排长王德成(十七)

排长,老向还没有下来?钱排长带着战士们已经跑下后坡。何天宝忽地发现没有看见向开征,他马上意识到向开征还在山上,感到向开征危险!就马上快走到钱排长的跟前,对他说。...

2019-08-11 11:02:36

潘局下棋

五星大酒店多功能厅,旌旗招展,热闹非凡。一年一度的##局象棋决赛在这里举办,昏天黑地,激战正酣。 执红棋先行的是局座老潘,执黑棋后走的是计调处顾边。两人都是经过苦战脱...

2019-08-30 13:03:28

生娃那些事

【一】 巧儿和大顺的结合,可以说是天赐良缘。巧儿家住在毛嘴镇的边湖村,大顺家则住在剅河镇的芭芒村。虽说是两个不同的乡镇,但是这两个村却是紧挨着的。因为这两个村都是各...

2019-09-01 19:28:54

姐弟

大年初二的午饭过后,秋洁陪着舅舅、舅妈在院子里聊天。聊着聊着话题又转到了弟弟秋成的终身大事上。 秋洁的弟弟秋成今年已经二十六岁了,是村里的大龄青年,父母很是为秋成的...

2019-04-09 10:31:12

微小说《最后一次爱》

最后一次爱,一个带着对着屏幕敲击着电脑。她带着耳麦,将音量调到最大,听着一首首悲伤的歌曲。不经意间,眼眸湿润,她很想哭,但忍住了。 还记得兰心与他相识是在网络上,她...

2019-08-31 19:39:48

开满藏南山坡的野花 七愉快的战士们

将军!这个老兵说,就伸出手,把棋子拿起往上搭在杨班长面前的棋子上。 然后,杨班长就一下吃了他几个棋子。 班长,你怎么乱下。这只能吃到我一个棋子。 厚道老实的杨班长,就...

2019-08-01 15:47:43

雪幕

雪幕 (一) 大雪下了好久,没有停的痕迹,仿佛要覆盖了这片土地。皇城披上了银装,护城河冰封。四野无声,一片寂静。随着大雪纷纷扬扬的落下,这片土地上那个曾横刀立马,征...

2019-08-09 04:38:16

忽而今夏,触痛流年

伊文在公交车上已经憋闷得头晕欲吐,一跳离开车厢里发动机轰起的阵阵汽油臭味,刺目张狂的阳光立马扑过来紧紧包围住,马路路面升腾起的热浪粘住衣服和皮肤,闷热的感觉仿佛一...

2019-09-09 15:47:37

李卫的人生(3)

刘平和朋友随团去南方旅游了,一周之后回来。 周六李卫没有外出,坐在电脑桌前看股票。李洪自己过来看老妈老爸,王晓荷没来。李洪进了老人的屋,老太太把屋门关了,然后就听见...

2019-08-30 16:41:10

盖章

小王生了儿子,生出来时缺氧,花了八千多元钱,主治医生告诉小王要参加新生儿保险可以报销百分之五十的医药费。 小王在镇农保所办好了一切手续,只要给村主任盖个章节就可以了...

2019-09-06 06:53:55

开满藏南山坡的野花 三过浅河爬山崖

同志们,前面是那林河。解放军边防连长王海刚回过脸对身后的战士们说道。这时,他们巡逻来到了泛着浅黄色的河边上。而河对面过去较远是几座非常高的山,两道呈炭黑色的往下倾...

2019-08-27 15:24:05

神的指示

一座高大威严的神宫中,玉帝气定神闲地坐在大殿当中。 普渡大神。一股强劲而又柔和的波动缓缓奔向台下的一位神仙。 小神在!普渡大神微微向前拱手道。 听说,世间之人多恶,心...

2019-09-15 12:49:40

猫情(狗事猫情鼠话小说系列之二)

沙岭山南麓的黑风寨里经常闹鼠患,硕大的山鼠成群,害得寨子里的人们天天唠叨着,吵着新族长兼村委会主任的甄慵甄大头,要求他尽快地帮村民解决鼠患的问题,甄慵主任被大家伙...

2019-09-12 04:05:36

无花树的故事

世上有很多人,在顺境中如鱼得水,尽情畅游,才美尽显。可是一旦遇到困境,就惊慌失措,才美顿失,甚至香消玉陨。走出人生困境才是生活的强者,厄运往往是引领你走向幸福的桥...

2019-09-16 04:13:15

闭 嘴

有一群人到山上去打猎,其中一个猎人不小心掉进很深的坑洞里,他的右手和双脚都摔断了,只剩下一只健全的左手。 坑洞非常深,又很陡峭,地面上的人束手无策,只能在地面喊叫。...

2019-04-07 15:01:26

念人:《追梦三部曲》第三部:情归南溪(八)

话说阿才,他没有经历过官场斗争,根本不知道官场这个坑有多深。在他的心目中,这次被陷害一事,鉴于自己不贪污、不受贿、不挪用公款,最多是丢官回老家罢了。可是,阿才想得...

2019-07-20 10:5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