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为安格的雪样年华

    1 遇到安格的时候,我刚刚成为这所医院的住院医生。我遇上的第一个病人,就是安格。 那年,他十六岁。 刚刚毕业的我热情而开朗,有着别的医生十分羡慕的朝气与活力。他们的目光...

    发布于:2019-04-14 09:03:00 阅读:64

  • 萤火虫的梦:第十章

    《第十章》 李小山的突然离走,让方晴倍感蹊跷,她猜测一定是父亲从中做了手脚,于是大动肝火,扬言翻遍地球也要把李小山找回来! 两年后,方晴终于见到了李小山。此时,李小山...

    发布于:2019-04-09 12:52:36 阅读:59

  • 写在归途上的挽歌

    老二给我电话,说妈他们已将爸送回老家山上去了。听到消息,我颅内轰地就是一响,接着,全身就软了。 客户来的电话,我闻而不接。我坐在办公室的转椅上,心乱如麻,万一老二也...

    发布于:2019-04-09 12:35:46 阅读:59

  • 半截钥匙的秘密

    咚咚咚,伴着敲门声,有人在喊:家里有人吗?小王应和着去开了门。 见是几个穿警服的和一位垂头丧气的年轻人。小王一怔:你们这是??请配合一下,我们录个视频材材。请你出来...

    发布于:2019-04-09 11:41:10 阅读:59

  • 究竟是谁丢了一万块钱

    一天,在一家公司门口,一个移动小卖部挂出一则失物认领启事:本小卖部昨日拾得一个钱包,包内有一万元人民币,请失主尽快来领取。这几个字歪歪扭扭地站在一个烟盒纸上,虽然...

    发布于:2019-04-09 10:46:35 阅读:59

  • 草鸡蛋

    局长对草鸡蛋情有独钟。 我的老家在乡下。一个周末,我领着局长去那里钓鱼。中午,我留局长在老家吃了顿便饭。母亲做了几道土菜。其中有道香葱炒草鸡蛋,让局长赞不绝口。他说...

    发布于:2019-04-09 09:51:11 阅读:63

  • 有一种爱,是两棵树的守望

    有一种爱,是两棵树的守望 那年,李君和方芸在北方一所重点大学里读书,他们是一对让人羡慕的情侣,他写一首好诗,她画一手好画,人们都说他们是金童玉女。李君来自江南小镇,...

    发布于:2019-04-09 09:00:45 阅读:59

  • 有一种浪漫,不声不响

    那一天,传闻中午时分小城将有一场轻微的地震。没有人相信,也没有人恐慌。他们想,这怎么可能呢,我们这里几百年来从没有发生过地震。 男人是上午听到这个消息的,他笑一笑,...

    发布于:2019-04-09 08:09:38 阅读:59

  • 假如我们有个孩子

    1 小淘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淘气,他噔噔噔跑过去,抱住一位正和同行人边走边聊的男人的腿,就喊:爸爸,爸爸。 男人愣了一下,小淘则笑容灿烂、天真无邪地望着他,男人哈哈大笑,...

    发布于:2019-04-09 07:13:55 阅读:59

  • 寂寞差点荒芜了婚姻

    一 我一直不敢再想这个叫诚山的男人,却也一直忘不了。 我和老公孟景文是2010年结的婚, 2012世界经济再次出现泡沫,身处外企的他工资一减再减,我不免抱怨生活水平下降,这更加给...

    发布于:2019-04-09 06:16:57 阅读:59

  • 守望爱情

    邻居的林阿婆与我婆婆是对好姐妹,常听婆婆谈起她。 林阿婆从小家庭贫苦,但贫穷没有累弯她的腰,相反地,她以微笑面对一切的一切,大有宠辱不惊之度。大伙在干活时,常看见她...

    发布于:2019-04-09 05:19:05 阅读:59

  • 萤火虫的梦:第九章

    《第九章》 草木上的露珠慢慢被深秋的阳光蒸发了,空气里流动着和暖的气息。方晴脱掉外套,扛着她的宝贝相机努力搜寻着秋的韵律,最近,她正和朋友筹备秋之韵展出。 越是没有人...

    发布于:2019-04-09 04:20:58 阅读:59

  • 马罗大叔

    星期六回到家中,刚落坐,母亲说:你马罗儿叔不在了。 什么时候?我问。 昨日夜里,还弄不清辰时卯时咽的气。母亲叹了口气,今日清早人才发觉。 这也许不奇怪。一个老光棍儿,...

    发布于:2019-04-09 03:27:11 阅读:59

  • 木瓜树下的我们:第一章

    第一章:木瓜树下 十一岁那年的夏末,蓝巷子约会了秋初,花果园万花齐放,我初遇了与我同年的白杞。 那天,父亲的生日聚会上,父亲的书房迎来了很多客人。听母亲说,大多都是父...

    发布于:2019-04-09 02:28:12 阅读:59

  • 第一刀(短篇小说)

    把两个副业组相继送出冯家滩,新任队长冯豹子腾出手来,按照队委会的计划,立即实施对三队生产管理制度的改革。一天也不敢拖延!阳坡上的麦苗已经泛了绿,时令眨眼就到春分了...

    发布于:2019-04-09 01:31:15 阅读:59

  • 归 途

    我的家乡位于陕西南部一个偏远落后的山村。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开始,村里的青壮年每年都挤破脑袋到山西、陕北的煤矿去揽工,村里成了老人,妇女和儿童的驻地。近年来,出去的...

    发布于:2019-04-09 00:39:46 阅读:59

  • 古柏树

    第一章 老村支书王耀祖一大早,就扯着他牛哞的喉咙铜钟般的声音站在河堤上,像歌迷对大山练嗓子,这是他几十年的习惯,双手扩在嘴前像扩音喇叭,实际上也就是扩音喇叭,这是他...

    发布于:2019-04-08 22:46:00 阅读:59

  • 《请吃饭》,绝对是2016年最佳小小说

    过年回家,总要选一家像样的餐馆请爸妈吃饭,这已经成为一种仪式。我们经常说仪式感是爱人之间的春药,但是家人之间何尝不需要仪式呢,不要吝啬你对他们的爱。 01 又到周末,章...

    发布于:2019-04-08 21:47:59 阅读:59

  • 家,从来都在

    感冒一周了。 打针,吃药。我是好孩子,我勇敢,我不哭。病魔被我们打跑了。 妈妈说:“看这欢腾劲儿,明天就可以上学了。”妈妈这话是说给爸爸听的。爸爸回家取单位的表格,走...

    发布于:2019-04-08 20:51:53 阅读:59

  • 握住爱情的走向

    迟来的醒悟 适婚期的表妹被两个男人追求,一个温存富有,一个贫穷痴情。难以取舍的表妹向杜茉莉讨教,杜茉莉掷地有声:当然是前者。无论开始得热烈还是平常,男人最终都会变的...

    发布于:2019-04-08 19:53:05 阅读:59

CopyRight © 2019 Www.Mangogame.Net. 芒果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