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外媒评《怪物》:人文主义者是枝裕和的回归,平实细腻讲述霸凌对童年的影响

发布时间:2023-05-18 14:18:57来源:

 等戛纳当地时间5月16日晚,北京时间5月17日凌晨,日本著名导演是枝裕和入围主竞赛单元的新片《怪物》举行了首映。这是继2018年《小偷家族》获得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后,是枝裕和在日本本土拍摄的第一部电影,讲述了一个关于破裂家庭和失踪男孩的罗生门故事。

过去几年,是枝裕和拍摄了法国电影《真相》和韩国电影《掮客》,而日语对白的《怪物》是他自1995年的长片处女作《幻之光》以来,首次拍摄他人编剧的剧情长片。

在《怪物》中,是枝裕和用温柔而平实的叙事调调,讲述了霸凌对童年的影响。

这一次,是枝裕和在片中融入了一个人文主义者关注的常见主题——失落、孤立、难以捉摸的幸福本质,以及不完美的家庭挣扎。这一切,都通过罗生门式的多角度镜头展现了出来。尽管片中感人的时刻时断时续,但导演一贯的细腻、同情和敏感贯穿了整部影片。

《怪物》用支离破碎的叙事手法,探索了童年的欺凌、耻辱、同辈压力和恐同症。小主角的年龄,隐约让人想起比利时导演卢卡斯-唐恩特去年的作品《亲密》。然而,不论好坏,这部电影的感情更加克制。从很多方面来说,这都是一部令人沮丧的电影,你无法得到情感上的满足,但片中潜在的忧郁、对友谊的深刻描绘,还是使它值得一看。

电影一开始,熊熊烈焰照亮了夜空,摧毁了位于日本长野县水和湖畔的一栋房子。这栋楼的一层是一个酒吧,传闻在当晚,当地一所小学新来的老师保利(永山瑛太饰)出现在了那里,这在很大程度上加深了笼罩在他身上的阴影。附近的居民沙织(安藤樱饰)和她未满十岁的儿子米纳托(黑川想矢饰),站在公寓的阳台上看着消防车开进了现场。

沙织是一位很有性格但又充满爱心的母亲,生活拮据的她,鼓励米纳托纪念他已故的父亲,用他关于转世的奇思妙想的问题来让他开心。这一天,米纳托放学回家迟了,惊慌失措的沙织发现儿子的行为很怪异——他在森林的水沟边徘徊,嘴里喃喃地唱着“谁是怪物?”当沙织得知是因为儿子在课堂上表现不佳,而受到班主任保利老师的惩罚时,她愤怒地来到学校,要求给个说法……

坂元裕二的原著剧本,展现了日本社会中的“沉默”是如何掩盖真相的,无论是出于形式、羞耻,还是为了不伤害别人的感情。这一点,导演在影片中以生动而尖锐的场景得到了体现,情绪激动的沙织与沉着冷静的校长对峙。校长是一位端庄的老妇人,最近在一场悲剧中失去了她的孙子。她承认学校有责任,但没有具体说明,只是读了事先准备好的声明就离开了,让沙织自己去面对男老师。

保利先是直接向沙织道歉,然后又当着五年级学生家长的面道歉,这件事似乎已经结束了。但是,当视角从沙织转到保利老师后,揭示了情况并非如此简单,引出了米纳托与另一名学生尤瑞之间关系的谜团。那个孩子经常是班上被霸凌的对象,他在父母离异后跟着父亲生活,父亲似乎是个酒鬼。

坂元裕二的剧本营造了一种低调的阴谋,暗示老师们觉得自己被悄悄钉在了十字架上,只有为莫须有的违规行为承担责任,才能让抱怨的家长保持沉默,避免教育委员会的处罚。有传言说,为了保住自己的职业声誉,校长让丈夫成为了孙子去世的替罪羊。

直到最后,影片再次转向了米纳托的视角,两个男孩之间微妙的关系才变得清晰起来。这一段是整部影片最直接、最高效的部分,解释了米纳托和性格古怪的尤瑞之间的关系,以及为了避免自己被拒绝而在学校里保持距离。

影片中有一幕很美好,校长和米纳托小心翼翼地向对方卸下负担,交换了成人和儿童对社会约束的宝贵见解。当米纳托和尤瑞在树林里漫步,在一节废弃的火车车厢里闲逛时,男孩们找到了避难所,电影也越过了繁琐的结构,显现了是枝裕和特有的同情和温柔。

这部电影中所有演员的表演都很可爱,导演与孩子们相处的技巧无可挑剔。视觉效果简洁自然,但在情感上却能引起共鸣,比如两个朋友在一片阳光斑驳的绿色草地上欢快地奔跑。影片由坂本龙一配乐,这是他的最后一部作品,这部电影是献给他的。

《怪物》似乎不会是枝裕和的代表作,毫无疑问,它保留了太多内容,功力没有完全发挥出来,但对于这位导演电影的粉丝们来说,影片还是很有意思的。




编译/耷子 来源《好莱坞报道者》

(责编: adm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